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苦难岁月 (10)

作者:admin来源:人气:970



                (十)
  在儿子十五岁的生日那天,侯天娇半哄半吓的骑在了儿子身上,虽然那鸡巴
细了点而且骑上去没两下就射出来了,但这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男人鸡巴,比手指
头是强太多了。食髓知味的天娇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除了月经来的那天几外,
每天吃完晚饭就把儿子拉到床上做那夫妻间才能做的事,侯强也慢慢的体会到了
性的魔力,从开始的害怕变成了向往,两人白天在人前是母慈子教,夜晚关上门
是母浪子操。一直到侯强24岁结婚后才慢慢的淡了下来。到现在天娇虽已50
好几了,却是天生的浪性,依然对性事热度不减,侯强可能由于从十几岁就被母
亲天天征用,做的太过频繁,虽然今年才30岁,这能力却下降了许多,再加上
还要服侍老婆,他也知道母亲的浪劲,因此现在一下班就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尽量避免和母亲单独相处。
  这天刚好老婆月芳回娘家了,侯强吃完晚饭就回到房间睡起了觉,刚躺下没
多久,只听门吱呀一声响了,侯强一看是母亲进来了,「妈,有事吗?今天好累,
我要早点睡了!」
  天娇坐在床沿上,拉着儿子的手说:「强子,今天月芳不在家,你就帮帮妈
吧,妈好久都没和你操了!」
  侯强点起一根烟,低着头说:「妈,我现在都有孩子了,再这样下去不好,
再说这两年我的身体也差了,又要上班又要陪月芳,你再这样我真的是吃不消啊,
妈,你就饶了我吧。」
  天娇急吼吼的脱着儿子的裤子:「好强子,就这一回,帮帮妈,妈为了你从
二十多岁就没了男人,你就帮妈止止痒吧,妈想我儿子的鸡巴都想疯了。」
  侯强仍掉烟头,叹了口气,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任由母亲施为。侯天娇握住儿
子软软长长的鸡巴套了几下,鸡巴却不听话的毫无抬头挺胸之意,天娇微微一笑,
张开嘴巴将儿子的软鸡巴一口含进去大半截,由慢到快的晃动头部,不时吐出来
用舌头在龟头和沟沟处扫两圈,慢慢的鸡巴变硬了一点,天娇吐出鸡巴,把嘴里
的物件换成儿子的两颗大卵子。一吃两吃之下,慢慢侯强喉咙里哼出了声,说实
话他就怕母亲这一手,每天他心里一万个不想动了可是母亲这湿漉漉暖哄哄滑腻
腻的舌头在自己要害上一攻击,自己的鸡巴就立马龙马精神了,这下是他始终无
法摆脱母亲的一个原因。这一点月芳就做不到,每天一提这要求月芳只有一句话:
「想都不想,尿尿的地方脏死了,你到底搞不搞?不搞睡觉!」
  侯天娇使出年轻时在风月场学的好手段,嘴巴舌头配合着轻轻的呻吟,不一
会儿子的鸡巴就硬如铁杆了。侯强睁眼看着母亲头在自己裆下剧烈的摇动,心火
难捺,他一把坐起来,将母亲放在了床上,三下五除二的剥光了侯天娇的衣服,
趴在母亲的身上轮流舔吸着两个下垂严重的乳房,侯天娇身体天生敏感异常,奶
头一被攻击,底下就渗出了一些液体,「轻点,好儿子,差点把妈的奶头都咬下
来了,帮妈舔舔屄吧,那里可是你生出来的地方,好好舔舔!」孝顺的儿子将身
体向后趴下,嘴巴拱开母亲浓密的阴毛,紧紧贴在了老母亲骚哄哄的阴部,将两
片肥肥的肉唇轮流吮吸,舌头也拼命的向里拱,向里扫刮着两侧的阴壁。
  「好儿子,妈的屄好吃不?妈这辈子没男人,就指望你了,你可不能丢下妈
不管啊。嗯嗯嗯,强子,妈受不了了,来操妈吧!」
  侯强将母亲的两条腿举的高高的,长长的鸡巴轻松的一捅到底,天娇被儿子
闪电般的一下入了个最深,龟头还碰了一下子宫口,疼的她『咝』的叫了一声:
「死孩子怎么就教不会,从小就没个深浅,你慢点,这么长的家伙一下就捅到底,
差点把妈插死了!」老实的侯强停下来,:「哦,对不起妈,我又忘了!」于是
放慢了速度由浅至深的慢慢插了起来,天娇多日的饥渴被儿子的大鸡巴一捅仿佛
久旱逢甘雨,她舒服的哭出了声:「儿子,妈就喜欢我儿子操我,使劲插,妈妈
舒服啊,妈没有你可怎么活啊!」说着伸手搂住侯强的脖子,吐出舌头纳入儿子
嘴里,侯强赶紧含住吮吸着母亲源源不断的香液,母子俩上面是口水互度,下面
是性器交融,配合着儿子的喘息声与老母亲的呻吟,小小的房间内一片淫靡……
  …
  吃完晚饭海军在院子里百无聊赖的看着天发呆,不知为什么自从那天下午后
心里老是想着侯天娇,是被她的气质吸引了还是那故意被风吹开的裙子内里的风
光吸引了?也许都有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就算没机会套套近乎认认
门也是好的。
  「妈,我出去一下,你把门关好」
  「哦,早点回来啊!」
  侯天娇家离他家不远,隔两条街就到了,走路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他虽然
没来过,但知道她家的门牌号码,到了门口一看,院门虚掩着,房里亮着灯,看
来人在家。
  海军轻轻推开门再顺手掩上,走到屋内一看,左边的房门是开着的,里面有
一股淡淡的香气还一些女人的衣服,看来这是侯天娇的房间,但人不知哪里去了。
  他退出房间向里屋走去,另一间房的灯也是亮着的,只是门好像锁上了,海
军走到门口,「侯……」刚想喊出声,『阿姨』两个字就被硬憋回去了,原来里
面有熟悉的男女交合这声传出,「看来这是侯阿姨的儿子和老婆在搞,有好戏看
了!」
  海军心里一喜,贴着门缝向里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他下巴都差点
掉在地上,里面的确是侯阿姨的儿子在搞,只是女主角却不是他老婆,而是他的
母亲侯天娇。
  此时侯天娇与儿子正在水乳交融的时刻,侯强操的兴起,野蛮的将母亲拎着
站了起来,天娇知道儿子的心事,自觉的双手扶着墙,屁股微翘着等待着鸡巴的
进入。侯强扶着鸡巴重新捅入母亲一片泥泞的阴道,嗯!侯天娇发出一声沉闷的
吼声。侯强双手从手分左右各捞住一只晃荡的奶子,腰部发力如打桩一般的啪啪
啪狠砸着母亲的肉臀,「啊!啊!啊!儿子,别进那么深,你的鸡巴太长了,妈
受不了啊!」侯强平时畏母如虎,此时精虫上脑却顾不得许多,鸡巴每次深深的
进入再退出大部再狠狠顶入,那滋味美妙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母亲里面的嫩肉和
暖暖的淫夜不停的冲击着龟头,他放下手中的奶子,两手扶着母亲的腰,腰部发
足马力发疯一样的狠顶向侯天娇的阴部:「妈,喜欢我的大鸡巴不?操死你,干
死你……」
  一开妈浪的不行的侯天娇此时却是苦不堪言,毕竟年事已高,虽然瘾大身体
却大不如从前,在强壮的儿子大尺寸鸡巴狠操下,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一开始痒
的钻心的阴部此时已被儿子持续猛烈的撞击的麻木毫无快感可言了。
  「嗯嗯,好儿子,妈不行了,你快射出来,妈不行了,妈要被操死了!呜呜
呜!」
  『啪啪啪啪啪』,侯强此时正快活如神仙,如何停的下来,「妈,你的屄磨
的我真是快活,你再忍忍吧,我尽快弄出来!」嘴上说着话,鸡巴却毫不留情的
不减速度与力量,母亲微不可闻的呻吟和求饶刺激的他更加兴奋不已。
  「啊啊啊啊……求求你了,别再操了,嗯嗯嗯……妈要被你搞死了,我帮你
吸出来吧,好儿子!」可怜的侯天娇实在是受不了壮年男子不知疲倦的冲击,侯
强在母亲的再三求饶之下,只得抽出鸡巴,郁闷的躺在床上点着一根烟,:「妈,
我说不搞不搞你偏要,我正舒服你又不让搞,真没劲。」天骄知道是自己的错,
也是无话可说,她知趣的将儿子满是双方分泌物的鸡巴一口含在嘴里,快速的做
着进出之势,侯强鸡巴重又尝到乐子,他按住母亲的头,人慢慢的站了起来,侯
天娇也顺从的变成了跪姿,『嗯嗯嗯嗯嗯』,天娇为了弥补儿子,也为了让他早
点射精,故意做出媚态,明明嘴里的鸡巴异味浓烈,却装出十分受用的样子浪浪
的呻吟着,头部急速的前后耸动着,侯强看着母亲的浪骚样子,特别是胸口两个
拖的长长的垂奶跟着身体剧烈晃动,看起来分外刺激。他双手按住母亲的后脑,
不管不顾的把鸡巴捅到根,快速的退出大部再一捅到底,如同操屄一样的在母亲
嘴里做着进出之势,天娇的嘴如何受的了这么长的鸡巴捅到底,那粗粗的龟头频
繁的戳在嗓子眼上,使她胃里面翻江倒海,嘴里的口水不停的顺着鸡巴每次的退
出不停的滴在床单上,好在侯强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调动运动了两三分钟后,
侯强闷哼了两声,然后鸡巴深深的捅了个底掉,这次却不再退出,深深的埋在母
亲嘴里抖了五六下后,才心满意足的抽了出来………
  门外的海军看的是双眼赤红,底下的鸡巴差点破茁而出顶到门上了,『原来
侯阿姨也是这么个浪货,哼哼,总有一天……』,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海军赶
紧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往家走着,仿佛侯天娇已是囊中之物,
可以随叫随操了。
  回到家刚躺到床上,母亲走了进来,「海军啊,明天你到芳芳学校去一趟,
芳芳好像在学校被欺负了,这孩子跟你说的来一点,死犟死犟的,我问她怎么也
不说!」
  海军看着母亲胸前白背心下两个明显的凸点,脑中尽是侯天娇母子极尽无耻
的交配情景,心中也是欲火中烧,再加上美霞心中道德观念极强,虽然偶尔还是
会想那事,但毕竟娘俩做这事天理不容,听老人说死后会受到惩罚的,因此美霞
总是躺开儿子的缠扰,不让他得逞。海军却也是个犟种,越不让他就越想着老娘
被自己舔屄狠操时的样子,这亲母子之间操屄的刺激可是其他任何女子也无法替
代的,哪怕母亲再丑再老,但想着自己的大鸡巴捅在亲生母亲的阴道里,那滋味
可是千金不换的。
  想到这海军计上心来,「哦,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去!妈,我腿上长了个
瘤子,都半个月了还不好,天天时不时的发疼,你帮我看看!」
  美霞一听着急万分,感觉跑过来关切的问:「哪呢?我看看,不行明天就去
医院看看,不能硬抗!」
  海军悄悄用脚蹬掉短裤,坏笑了一声:「妈,你看,就是这里,都肿了!
  『说着一把掀开被子,只见那底下黑黝黝头上红通通的孽根正一柱擎天,中
间的那位独眼先生跟美霞来了个眼对眼,美霞一看情知上当,羞的满脸通红,她
赶紧扭过头去,「还不把你那丑东西收起来,也不怕丑,妈知道你的心思,不是
妈狠心,母子做这事要下地狱的!」说着转身往外走。海军凯肯罢休,他一个健
步跳下床拦腰抱住了母亲,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美霞拼命挣扎着起身要走,:
「你个死孩子,妈说做不得就做不得,快放开我,再这样我打你了!」
  「妈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舔一下你的屄,这么久不让我碰我都要疯了!」
  说着将母亲单薄的衣服三两下扒了个精光。
  「真的不行啊,海军,听话,妈………」美霞话说了半截就说不下去了,海
军蛮横的将舌头顶入了母亲的嘴里,其实美霞要真是反抗海军也无法得手。但这
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啊,动静一大两个外孙女听到了就不可收拾了,这芳芳八
九岁了,说不懂事也懂点事,万一传出去她就只有抹脖子上吊了。海军舌头拼命
在母亲嘴里搅动着,手搭在母亲的阴部,从阴毛阴唇慢慢摸索着,一点一点的探
入阴道,对母亲还是要温柔体贴的,他想操母亲但不想让母亲感到疼痛。美霞嘴
里被儿子的舌头搅动着,成年男子的气息一阵阵进入鼻腔,底下的阴门被儿子的
手指慢慢扣着已经涌出了一些水,看来今晚是在劫难逃了,美霞心里叹了口气,
完全放松了抵抗。
  「妈,舌头伸出来让我含含!」
  「滚!」美霞嘴里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可儿子却不依不饶,阴道被儿子越扣
越痒,无奈之下,只得慢慢吐出来供孽子把玩。海军喜不自胜的一口叼住,津津
有味的吸吮着老母亲甘甜的口水,不时还含住吸吮一阵舌肉,趁着母亲越来越迷
糊的时候,海军又将舌头送入其口内,美霞也许是阴道被扣昏头了,竟然鬼使神
差的也含着儿子的舌头吮吸口水,在荷儿蒙的刺激下,连那呛人的烟叶她也不觉
得不恶心了,海军见母亲肯喝自己的口水也是大喜不已,虽然母亲也操过几过,
但母亲的舌功一直没机会享用,他对母亲毕竟还是有三分敬畏之心,舔鸡巴这种
事他连提都不敢提。今天看来是个好机会,打铁要趁热,海军说干就干,他搂紧
母亲翻了个身,变成了女下男上势,:「妈,你好人做到底,好好亲亲儿子吧,
今天舒服够了,我以后保证不再缠着你了。」真的不再缠着母亲?这话他其实自
己都不相信,男女这点事反正是越做越有,今天能亲嘴下回就能摸,这回能摸下
回就能操,既然今天含了鸡巴,以后还能少的了?说不能屁眼也能舔呢!当然当
下的目的是让老母亲能顺从的用舌头为自己服务,为了这个目的,赌咒发誓焚香
磕头都在所不惜。美霞一听今天表现后以后就安全了,于是更加卖力的吸着儿子
口水,不时的咕咚一声的吞入肚子,海军两手按着母亲的头向下按,美霞挣扎着
抬起头问:「死东西,按我头干吗?舌头还没亲舒服吗?那我再帮你吸,或者你
吸我的。」海军一笑:「妈,我就你好好亲我可不是光亲嘴,全身都要亲的,没
亲舒服说不定哪天我就会趁你睡着了爬上床哦,哈哈!」
  「你这小畜生,你敢!」美霞听了害怕极了,要是以前还无所谓,现在家里
多了两个小孩子,万一被接见可就完了。死就死啊,反正就这一回,她一咬牙,
「海军,你可不能骗妈,就这一回,以后不再缠着妈了!你说咋亲吧?」
  「简单,像我吸你的奶头一样吸我的奶头,用舌头舔一阵再含一会,先亲着
吧,别的我想到再说。」海军点着一根烟淡淡的说着。
  美霞顺从的趴在儿子胸前,舌头抵住海军的奶头磨一阵再含着小黑奶头吸一
下,左边亲完再换右边。海军舒服的骨头都轻了三两三,不时的身子微抖两下
「妈,你这舌头还真厉害,儿子舒服的要炸开了。」
  美霞巴不得早点完事,一看儿子舒服了扫的更加卖力了。
  「妈,现在舔我的鸡巴,舔一会再含在嘴里吸!」
  一听要亲儿子尿尿射精的东西,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死东西,你别得寸
进尺啊,那地方那么脏我才不吸呢!」
  「妈,你那观念太陈旧了,现在的年轻夫妻很多这样玩的。你看我舔你那里
不是舔的很开心吗?我也没嫌你脏啊!二来只要清洗过就没有味道,不信你试试!」
  美霞还是不愿意,舔男人的鸡巴,这也太那个了。「不舔,你就是说破大天
也休想!」
  「好妈妈,求求你了。反正就这一回,我发誓还不行吗?只要今天妈妈把我
舔舒服的,如果我下回还缠着你,就让我出门被车……」
  美霞一听赶紧捂住儿子的嘴,「呸呸呸,说什么傻话呢,哪有咒自己的!傻
儿子!其实她心里是怕万一将来儿子哪天又忍不住一纠缠自己发的誓灵验了,女
儿过的比自己还苦,她可不想这唯一的指望出什么事。
  「唉,你这死孩子,你就作贱你妈吧!」美霞叹了口气,趴在儿子腿中间,
犹豫着慢慢伸出舌头在儿子红通通的大龟头上舔了两下,「妈,舔龟头的周围和
沟沟」
  「妈,含进去,尽量含深一点,别让牙齿碰到了鸡巴!」
  「妈,干脆连卵子也含一下呗!把它包到嘴里舔!」
  海军不时的现场指导着技巧生疏的母亲,美霞又气又羞,却也无可奈何,反
正连鸡巴都吃了,也不在乎多吃一会少吃一会了。
  海军被母亲舔的舒是舒服,却总有一种隔靴搔痒的感觉,总是有一没抓到重
点,不能一解心火,母亲毕竟没弄过这调调,看来只能主动进攻了。他坐起来慢
慢的向后移动,变成背靠在床上,美霞也不自觉的身子朝前移动着,调整好位置
后,海军温柔的对母亲说:「妈,现在我来动,你忍着点,可能嘴巴有点涨,你
尽量用鼻子呼吸。」
  美霞有点心有余悸的对儿子说:「告诉你,你可别把那脏东西射到妈嘴里,
不然看我不打死你!」
  「放心吧,妈,不会的!」海军打着哈哈就会着母亲,心里却在说:不射到
嘴里还玩什么!
  美霞心想最后的时候到了,她用一种董存瑞炸碉堡的壮烈精神闭起眼睛张大
嘴巴任由儿子施为。
  海军将鸡巴纳入母亲张开的口中,扶着母亲半花的对发一下一下的向自己胯
下按着,母亲嘴里的温度和口腔嫩肉将鸡巴泡的舒服极了,海军哼哼着逐渐加快
速度,鸡巴也进的更深了。第一次玩这个的美霞被儿子大鸡巴涨的满脸通红,失
去理智的龟头不时顶到嗓子眼让她烦闷恶心,随着儿子速度的提升,美霞有一种
要憋死的感觉,她但出双手无力的想推开儿子,海军正在兴头上,龟头上的快感
一阵强似一阵,一看母亲想逃,这一逃就只能打飞机解决了。他赶紧死命的按住
母亲的头,「妈,你忍忍啊,马上就出来了,现在不吸比杀了我还难受啊!」海
军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发疯的上下摇动着母亲的头,膨涨到极点的大鸡巴次次尽
根,自然是畅快无比。母亲半白的头发晃个不停,胸前的两个肥乳也如同甩钟一
样,仿佛要从身体飞出去,鸡巴在老娘的嘴里深深进入,这一切让海军有种做神
仙的感觉,龟头被剧烈摩擦的再也无法忍受。海军手上不停,嘴里喃喃的说:
「妈,儿子把精子射给你吃,我的好妈妈,都吃下去啊!」美霞一听拼命的挣扎
起来,无奈为时以晚,『突突突突』,憋了许多的精液如同高速飞行的子弹尽数
喷进了嘴里,射完后海军还意犹未尽的不肯拔出,他死命的按着母亲的头,直到
鸡巴的余震完全消失才恋恋不舍的退了出来!
  『啦!』,重获新生的美霞先给了儿子一记响亮的五指山,再趴在床上将那
呛人的精液吐在地上,无奈残余在嘴里顶多只有五分之二,更多的精液已经被吞
进了肚里,吐完精液后美霞接着干呕起来,海军挨了一巴掌也不生气,只是看着
正在干呕的母亲翘起来的肥屁股,这家伙也许天生有这方面的超能力,看着老母
亲白花花的臀肉和黑白杂处的阴毛,刚刚软下去的鸡巴竟然又稍微有了一点点反
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