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虚竹的童子精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41


.
  在武林中,有一群人,他们奸淫乳掳掠,无恶不做,他们叫作黑道,自古到今从来没又一股力量能够消灭他们,
他们可以说恶胆比天高,什么都不怕,除了一个地方——飘渺峰灵鹫宫飘渺峰。


  灵鹫宫,是什么样的一股力量,可以让这些让人闻之丧胆的恶鬼也害怕呢?


  是的,黑道如果是恶鬼,灵鹫宫便是地狱,是黑道中的黑道。奇怪的是,灵鹫宫的成员不但不是一些凶神恶煞,
反而尽是一些貌美如花的少女,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便是灵鹫宫的宫主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只知其武功深不可测、性格残忍,其身材及声音有如女童,天山童姥如果
只是武功深不可测,性格残忍,还不至于很可怕,最可怕的乃是她的独门绝学生死符,生死符无色亦无像,中的人
只觉的一阵冰凉入骨,发作时会性欲会极为亢奋,无法自拔,连自己的亲人都会强奸,但是无论如何交合,却无法
射精,最后精液逆流,七孔流精而亡,惨不忍赌。


  这回话说一群人由在黑道中赫赫有名的乌老大召集,准备联合所有的黑道,一同杀上飘渺峰,因为大家再也受
不了生死符的控制了。临行之前,众人为了怕有人临阵倒戈,于是要歃血为盟。不过歃的血,乃是乌老大机缘巧合
之下由灵鹫宫掳回来的一个女童。


  正当大夥准备齐刀斩下去的时候,大理王子看不过去,很奇迹的使出了六脉神剑,打落了众人手上的刀,就在
此时,一道青影闪身而过,救走了女童,段誉一看,不禁叫好「是少林寺的虚竹师父,虚竹师兄,姓段的更你合十
顶礼,您少林寺是武林泰山,果然名不虚传。」虚竹背了女童,便一直不停的奔跑,众人一方面惊吓于段誉的惊人
武功,另一方面又畏惧于少林寺的威名,一时不便追赶,只是叫骂不停。虚竹发了疯的跑着,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直到天黑,他终于累了,倒在一棵树下便昏睡过去。


  「真是没用!」女童说「亏还是少林寺的,竟然跑这一点路就累垮了,不过倒是挺好心,冒着身命危险救了我
……」看这女童,年纪不过十四、十五岁貌,一张瓜子脸,水灵灵的眸子有如星儿一般闪烁,细柳眉,朱唇皓齿,
十足的美人胚子,一双半成熟的玉笋包裹在鹅黄色的丝绸里,不知何时才会受到男人粗糙双手的爱抚而更加成熟,
说话的声音悦耳动听却又带一股威严。


  「啊呦!不好!」女童突然脸色一变,坐倒在地上,一手紧握着起伏剧烈的胸口,一手压着双腿之间,不一会
儿竟然脱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裸的在草地上打滚,粉嫩的乳头坚挺而颤抖着,玉葱般的指头,沾满了淫水,不
断狠狠扣弄着那小小的嫩穴,潮红的双颊,吐出重重的叹息,勾荡人心的呻吟:「啊……嗯……啊……为什……啊
……为什么……嗯……要那么刚好……在……这个时候……」她勉强的站了起来,对虚竹望了一望,自言自语道「
难道这是命吗?但他跟逍遥子师兄差那么多。」说完忍不住又倒了下去,继续的呻吟起来,像发了疯一样的抚摩自
己的乳房与小穴,翻滚在草地上,连草儿都沾了淫水彷佛晶剔透的露珠。


  她咬了咬牙,滚到虚竹的身旁……虚竹在梦中,正梦到自己在少林寺敲着木鱼,冷不妨一条红色的毒蛇出现窜
入他的裤内,他吓醒了,但他醒了反而怀疑自己在做梦,一种很奇妙的舒畅与酸麻从他的下体传来。低头一看,只
见粉嫩白净的娇躯与一头如瀑的的秀发正起起伏伏的覆盖在自己的双腿之中,而自己粗涨如敲木鱼的木棒,正被女
童吞吐着,惊吓、兴奋、恐惧与快感,都使阳具上的青筋冒了起来,知道自己已犯了色戒,却又无论如何不想停下
来……「这位施主,请……不要这样……我是出家人啊……」虚竹失魂落魄的说。


  女童看到虚竹醒了,一双原本灵动的大眼睛却冒着熊熊欲火「你醒了就更好了。」说完更不答话,一双腿跨上
去,往下一坐,虚竹的木棒便笔直的插入了女童的小嫩穴内。


  「啊…这是什么感觉?热烘烘的,软软的肉缝儿包住了我的……」虚竹至此已破了童子身。


  女童骑在虚竹身上,不住的摇动,双手握着那娇小玲珑的乳儿大叫:「啊…啊……你这要命的小和尚……插…
…插……的我穴儿直发麻……我的魂的被你插飞了……嗯……再用力往上挺……挺……对,对你这死和尚……不…
…亲爱的和尚……你这下插到人家的穴心子了,受不了了……」孤月无星,荒野上的草原,一个淫浪至极的小女孩
骑在一个少林寺的和尚身上狂野媾和,这倒底是怎么样的一番荒唐景像?


  只见斗大的汗水流在虚竹的胸膛,小女孩白如霜雪的玉乳上留下一道道自己的粉红抓痕。猛然,小女孩的粉颈
往后一仰,双腿一夹,达到了高潮,而此时虚竹紧抓住小女孩的腰,往下一箍,一股又浓又稠,大量的精液冲进了
小女孩的阴道……此时小女孩一边不住的喘息,一面双手合掌吐呐,虚竹只觉阳精猛泄不停,又爽又怕。小女孩吸
收着虚竹的童子精,头顶冒出白白真气,全身发出爆裂的声音。


  终于,虚竹的精射完了,仔细一看,还怀疑自己眼花了……小女孩怎么跟白天看的有点不一样?再仔细瞧瞧,
没错,之前小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四、十五岁,如今竟然看起来有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不但面孔更有点半成熟的风
韵,连那双粉嫩还带潮红的乳儿也鼓挺的更为丰满,触感软棉棉的柔若无骨……「你倒底是……?」虚竹心虚的问。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睁开眼睛回答你倒底是……?」虚竹心虚的问。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睁开眼睛回答。


  晴天霹雳般的震撼直击虚竹的内心!刚因剧烈交合完而涨红的脸瞬时变成灰白。


  「这位小女孩竟然就是黑道中闻之丧胆的女魔头!我……我犯了色戒,怎么办?我要如何有脸回去见师父?刚
刚那是什么感觉?为什那么舒服?」虚两眼无神的喃喃自语……「哎,小和尚,你在发什么呆?」胯上那位千娇百
媚的妙龄少女问,把虚竹拉回了现实世界:「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对不对?」虚竹茫然的点一点头。


  「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因为说来话长,我不能让读者等得太久,否则会冷掉。总而言之,
我修练的,是一种名叫「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奇门神功,我练这们武功,每十年就要蜕变一次,武功会在此时
便得十分不济,而且全身会像洗过了欧蕾一样。不过在这段时期我必需每天吸取男人的元阳,每吸一天,我的功力
就会回复一成,吸取二十天之后,我的武功就会倍增刚好一倍!这是这们武功玄妙之处,但也是它的致命伤。」虚
竹道「天山童姥前辈,难道乌老大他们知道这一点?才会趁机向你下杀手!」少女有点怨怼撒娇的扭了一下「死没
良心的小和尚,人家都已经跟你……缠绵过了,你还叫什么前辈!干嘛,嫌我老啊?」虚竹端详着眼前这位少女,
的确,不要说老,简直是稚气未脱的绝色美女,刚刚在身上扭了一下,那股风骚劲,真是让人血脉贲张,加上耻骨
靠在阴茎上这样一磨,虚竹忍不住又开始膨胀了起来……「阿弥陀佛…」(心中有点愧疚)「天山童姥是别人叫我
的,而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我允许你叫我的闺名白伊柔,你就叫我柔儿好了。对了,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
太久,乌老大他们很有可能会再来,况且乌老大他们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我二师妹,她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宿
敌,也是情敌,就是因为她,我才会一辈子的身材高矮有如女童,而被人号称天山童姥。」柔儿说。(以下天山童
姥改名柔儿)虚竹「那你的第一个男人?(一旦有过了肌肤之亲,即使是佛们弟子也会产生醋意)」「我的第一个
男人叫逍遥子,长得玉树临风、英气洒脱,跟你比起来……算了,不过你倒是有一副天赋异禀的话儿,很适合练我
逍遥派的绝学。」柔儿说。


  虚竹「前辈,不,柔儿,我不能练你们的武功,我已经是少林弟子了。」柔儿顿时杏眼圆睁不依的说「少林寺
的武功虽强,眼前你也还没学到家,更何况你犯了色戒武功更会大打折扣,乌老大,还有我二师妹一来,我俩都难
逃一劫,而且刚刚我俩在风流快活的时候,我早已在你体内种了生死符,你知道生死符的可怕吗?」虚竹回想起乌
老大他们形容的惨状,不禁一阵冷颤,老二也软了,道「柔儿,我又没害你,你何苦如此陷害我?」柔儿鬼灵精的
一笑「我知道你是佛门子弟,一定不肯学我的武功,所以我才出此「上策」,况且学会我的武功,对你只有好处没
有坏处,否则接下来的这二十天,我们每天都要交媾数次,如果你底子不够雄厚,没两三天你就垮啦。」「每天都
要……?」虚竹回想刚刚的痛快淋漓,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柔儿湿软的两张「唇」这时已分别靠上了虚竹的嘴和龟头,黏稠而透明的两种「水」交融了起来。


  「我之前都是用生死符控制乌老大他们,每十年时,我会挑选较俊俏的留下来,令梅、兰、竹、菊四俾女用口
吸出他们的元阳以供我蜕变用……所以你……是我第二个男人。」柔儿的唇此时已舔到虚竹的耳根,虚竹只觉一阵
销魂,柔儿的另一张「唇」已经把炙热的阳具给陷了进去。


  「且慢!」虚竹突然问道:「那为什么你会因为你的二师妹而身高永远如女童?」柔儿风情万种的闪动着眼眸
里淫荡的光芒「那就要从我跟逍遥子师兄开始讲起了。那一年他方年满十七,而我才十六岁,为了练功,我们便常
常在一起交合,这是我们逍遥派的练功方式,在逍遥快活中,练得一身绝世武功,岂不胜于抡刀动枪。而我们三个
师妹,一位还十三岁,不宜交合,却只有一位师兄,自然常常争风吃醋了,那一次在练功房里,我正如现在一般的
骑在他身上……」一座灵气汇萃的山上,青郁的森林中,有一间小木屋传来阵阵动人心魂的女子呻吟声。听那声音,
一阵一阵宛若莺啼,似是快活,又像难受,断断续续,伴着男子喘息的声音。


  把视野放到小木屋内,真是春色无边啊,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正盘坐在一位俊俏的少年身上,而那少年也
正磐坐着,小姑娘白长细嫩的双腿,交缠在少年的背后,媚眼如丝,一点朱唇,半开半掩的叫着:「啊…啊……好
师哥……亲师哥,你……你这会又插到人家的穴心子啦……你这可不是要人家的命吗!」少年正以逍遥派玄功北冥
神功的内力,灌注在他那阳具上,原本长短普通的阳具被北冥真气一灌入,顿时膨胀得十分惊人,青筋暴跳的,挺
入少女那年方满十六、阴毛未齐的紧小蜜穴中。


  少女被这一顶,更是娇呼连连:「师……师兄……你插得太狠啦!」说着粉红的椒乳跳动着:「妹子的花……
花心要被你顶翻天了。」浑身雪白的胴体闪耀着汗水:「这样……啊…好舒服,美死啊……」滑嫩的脸颊泛着红艳
的血色。


  初经人事不久的小穴一紧一紧的夹住了少年粗壮的阳具,随着一次次猛烈的插入插出流出了晶莹的蜜汁。少年
一喝,气沉丹田,把少女水帘洞内的蜜汁由阳具缓缓的化为内力,吸纳入丹田。此时洞内淫水变少,少女更感刺激,
水一般的腰剧烈地摆动,脸上的清秀的五官,因为强列的快感而流露出淫荡无边的表情,令人难以相信这一个十六
岁娇滴滴的小姑娘,竟会如此淫乱。


  那一双坚挺的椒乳,由于太早有性行为的关系而早熟,丰满而饱满,伴着每一次阴户上的冲击,上下起伏,稀
松的阴毛中,那令男人爱煞的小缝儿正被树干一般的阳具掏弄。


  少年道:「柔儿,我吸的差不多了,换我射出阳精助你练就「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神功。」柔儿:「师……师
兄,快射吧,师妹的小穴被你插……插得已经受不了,再插下去师妹会昏过去的。你就好心射出来吧!」少年:「
好柔儿,我要冲了。」少年用双手抓紧柔儿的小蛮腰,胯下的阳具猛烈的往上连珠冲刺。柔儿此时更是狂乱的大声
呻吟,长发散乱的往后一甩,娇躯如同虾子一般的弓了起来,一股强大而浓稠的阳精已经狠狠的射入柔儿的蜜穴深
处。


  正当此时柔儿要运功吸纳时,突然房门一开,闯进了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一双碧眼望着这满室春色,还不懂
男女之事的她尖叫了起来。她正是幼时的李秋水,莫道她年幼,却已看得出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以后长大必和师
姐一样出落的楚楚动人。


  话说她这一叫,柔儿原本正在吸纳逍遥子的阳精以为练功之用,没想到被这师妹一叫,瞬时乱了心神,内息走
了岔,走火入魔……「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永远身高有如女童。」童姥对虚竹说。


  而虚竹已不再在乎那么多,眼前的少女正因身材的娇小,更刺激他自幼禁断的色欲溃堤。


  荒山里,明月夜,年青力壮的小和尚,发了疯的狂干着他眼前的的少女。不管他那佛门戒律,不管她实际的年
龄,和她的杀人不皱眉。眼前,他只知道把胯下那发怒的野兽,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柔儿的小穴心子。多年佛门武功
的底子,让他狂插猛搞了数千下,依然不停。


  此时柔儿的小穴怎堪蹂躏,已经红肿得快出血了,只好使出她那逍遥派的媚功娇呼:「插死人的大和尚……人
家的花心……要被你捣烂啦……你就饶饶人家吧!」媚眼一勾、小穴一夹,阴道中的肉壁更磨娑着虚竹已敏感到极
限的龟头。


  「不妙!」虚竹不禁腰间一个冷颤,汨汨的把他的阳精射入了柔儿(天山童姥)的子宫内之后,虚竹便不时和
天山童姥交合,而天山童姥也从十七、八岁的模样,跟着每一次的性交而渐渐成熟。


  虚竹可真说是艳福无边,跟从十五、六岁青纯模样的幼齿、到双十年华的女郎青春洋溢的肉体、三十多岁的如
狼似虎美妇人……都做过爱,夜夜春宵,从不同年龄的女体上享受到激情,尽情的性爱满足,使原本质朴的个性,
如经早已被兽欲所掌控,却也学会了天山童姥的一身武功,如天山六阳掌、逍遥折梅手、生死符,到后来童姥接近
于真实年龄几岁,虚竹已提不起性趣。


  童姥为了吸取元阳,兼躲避李秋水,只好带虚竹去金国皇院冰窖中,并每晚带来金国公主李秋水的孙女李依蓉,
供虚竹调教,经虚竹的一番调教之下,依柔练就了一番吹萧的好功夫,每晚被带到冰窖中,便用她那热情的唇舌,
套弄出虚竹的元阳,再吐出由童姥服食,而童姥也得意于破了李秋水的孙女的处女身,并且调教成淫乱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