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下吞上吻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94


.
  叶妍看着幽若脸上吃醋的表情,娇声说道:「是谁那天给天君脸色看啊,现在倒好,还容不得别的女人在人家
怀里了。」


  「你也要怪我,我有说拒绝了嘛,是他在我没有允许下,那样我有什么好处享到啊。」


  幽若气着娇呼道。


  看着她小脸气的通红,叶妍心里也不好受,这几日,血天君不来找她们,她们也不好去找血天君,心里暗恨着
血天君的喜新厌旧,叶妍平静道:「你就别抱怨了,过两天我去找他说说。」


  湖边的两人此时已渐入佳境,卿卿我我只是转瞬之间,幽若可看不下去了,冷着脸急匆匆的下了楼,奔出湖心
小筑,离那边一对抱在一起的两人还有不远的距离,就开始了大喊。


  「哎哟,这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有人在天下会里做出如此这般有失大雅的事来呢。」


  刚要起唇与血天君接吻的巧媚,灵敏的与血天君分了开来,脸红的看着走来的小女孩,不禁低声疑惑道:「她
是谁?」


  血天君摇头苦笑,轻声道:「我的一个小妹妹。」


  走到近前的幽若,挑衅的眼神看着巧媚,突然上前揽住血天君的手臂,娇滴滴的说道:「天君哥,几日不见了,
你也不来湖心小筑了,是不是上次我惹你生气了,人家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嘛。」


  她怎么突然转性了,血天君一想,顿时明白,自己和巧媚在这里卿卿我我的,她和叶妍一定在湖心小筑里已经
看到了,过来这里,一定是想阻拦自己。


  「额,没事,我这不是有贵客要陪嘛,等我空下来再说吧。」


  血天君表现的很大方,幽若的脾气本就很烈,而她敢爱敢恨,也是血天君所喜欢的。


  只是这样的脾气,血天君可不能忍受,若不磨磨她的脾气,日后带回极乐界,岂不要欺负自己别的老婆。


  幽若不依道:「不行,我娘说了,中午在湖心小筑吃饭。」


  一旁的巧媚早就看出了端倪,以她对血天君的了解,这个男人是大小通吃,这一点绝对不会错,光是这女孩在
他面前的表现,足可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呵呵,天君,你若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巧媚娇笑着说。


  血天君看了眼幽若,故意拉住巧媚的手说:「一起回去吧,幽若,回去告诉叶妍,我中午有事。」


  被拒绝了,自己竟然被拒绝了,幽若不敢相信,血天君和这个女人到底有着什么关系,曾经他们是认识,但是
这湖心小筑可有两个深爱他的女人,他竟然这么没有情义的拒绝了。


  眼看他和那女人要离去,幽若这时使出了杀手锏,哭。


  两行眼泪从眼眶里瞬间滑落,巧媚看到此,立刻暗道这女孩的厉害。


  果然见到幽若哭了,血天君走到了她面前,抚着她额前的发丝,柔声道:「我晚上过来还不行嘛。」


  幽若哽咽着不说话,巧媚走过来,娇声说道:「小妹妹,你天君哥不走,他中午留在这。」


  抬眼看着巧媚,幽若又求道:「天君哥,好不好嘛。」


  「好……」


  血天君也不忍她太伤心,但是这一次,已经能让幽若知道自己的错了。


  见幽若破涕一笑,巧媚不合时宜的上前,在血天君脸侧亲了一口,媚笑道:「天君,我等你回来找我。」


  巧媚没等血天君回话,已扭着婀娜多姿的步伐走了。


  看着远去的她,血天君感到很是好笑,巧媚应该不是这么容易被泡到手的女人,她这次见到自己,虽说有些许
久不见,思念之情在里面,可她与自己的感情交割,可没有半点啊。


  「天君哥,你还看,她都走了啊。」


  幽若本就有些生气,巧媚的那个吻,简直就是在向她挑战。


  回头看着一脸生气的幽若,血天君沉声道:「下次别跟我来这套,我的事你不能管,也没资格管。」


  幽若很委屈,却也很乖巧的点头嗯道:「天君哥,我错了,还希望你能原谅我。」


  「好了,我也不是真的要怪你,幽若,走,去尝尝你娘得手艺。」


  血天君牵住了她的手,与她一起进了湖心小筑。


  叶妍准备好了午饭,也备好了一瓶珍藏的女儿红,听着上楼的脚步声,她不禁心里一暖,血天君是不会忘了她
和幽若的。


  走到二楼的血天君,上来就直喊道:「好香啊,老婆的厨艺可比前几天的更好了。」


  听到他的话,幽若在身后直笑,叶妍也抿嘴一笑,娇嗔道:「谁是你老婆啊,没个正经。」


  走到叶妍身边,血天君伸手在她裙下的股瓣上拍了一下,笑着说:「在这里,我还要什么正经,大小老婆都在,
这饭吃的一定香。」


  幽若娇笑道:「那你这顿饭可要吃的很久了,晚上也回不去了,那女人一定很失望的。」


  「我可没打算留下来过夜,你不说她,我还真忘了,吃完饭,我还真的去找她。」


  血天君自顾坐下来,打开了酒坛,为自己先斟满了一杯。


  叶妍和幽若对视了一眼,幽若暗恨自己多话,好不容易把血天君叫来了,她可不想他在匆匆离去。


  走到血天君身边,幽若不顾叶妍的眼神,竟转身往他怀里一坐,娇声道:「我不管,那日我喝醉了,什么都不
记得了,今天我要那日的事重演一番。」


  「哟,俺家闺女也不害臊,我可还在这呢。」


  叶妍一眼就看出幽若要做什么,她这么做,无疑是想留住血天君的心。


  血天君是来者不拒,一只手不老实的探到了幽若前身那未成熟的圣女峰上,轻轻捏搓了起来,嘴上却说道:「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谁叫你喝醉呢。」


  幽若脸上晕红浮现,却不闪不避,任凭血天君的怪手在自己圣女峰上作怪,这时叶妍已坐到了两人的身边,眯
眼红脸的笑看着两人之间的暧昧。


  「吃饭吧。」


  叶妍招呼了一声。


  血天君端起碗来,笑道:「你们不喝点?」


  幽若娇嗔道:「还喝,待会喝醉了,又不知道怎么,就浑浑噩噩的被你给那个了。」


  「被我哪个了啊,说清楚点。」


  血天君故意调侃道。


  「反正你知道,要人家说,人家偏不说。」


  幽若低下了头。


  血天君却可清晰地听到她的心跳声,她这么牟足了劲的挑撩自己,为的就是得到自己更多的爱,血天君很感动,
显而易见得,叶妍和幽若都已经到了无法离开自己的地步,其中的感激已经是过去式了。


  叶妍调笑道:「先吃饭吧,吃完饭才有力气嘛。」


  「哈哈,说得好,我的妍儿话中含义,真是精辟啊。」


  血天君朗声笑道。


  一口干下了碗中之酒,在他怀中的幽若,娇声道:「别喝太多了,待会喝醉了,你要是被欺负,我们也不会赖
账的。」


  血天君平静道:「喝多,喝多了我也知道欺负你啊。」


  放下酒碗,血天君竟用手抄进了幽若的裙底,那霸道的力量,根本是幽若无法阻挡的。


  只觉腿根被大手覆盖,幽若急道:「娘啊,你看天君哥,吃饭也不好好吃。」


  「我可管不了,谁叫你吃饭坐在人家怀里,是我也不能老实的吃下饭。」


  叶妍说的很在理,可是看着两人如此,她心扑扑的跳了起来。


  幽若挑起眉娇真道:「天君哥,放我下来。」


  「不放。」


  血天君很果断的说。


  「放我下来嘛。」


  幽若撒娇的做了个可爱的表情。


  血天君哪会这么容易被她可爱和撒娇,就撒手让她从怀里跑掉,边吃边做的境界,或许是每个男人都想追求的。


  「我放你下来也可,但是你要好好听我的话。」


  血天君这么一说,幽若立刻点了点头。


  从他怀里一下来,幽若拿起筷子就要吃饭,血天君却挡住她的手,眼神戏谑的看着她的小嘴,说道:「你吃的
东西不在桌上。」


  「什么嘛?」


  幽若疑惑道。


  这时血天君站起了身,当着两人的面撩起了袍子的一角,只见他双手褪了点长裤,竟把那表露狰狞的凶器呈现
了出来,这是幽若第一次也一眼看到男人的家伙。


  叶妍看到过,但是这次可不同,这可是饭桌上,难道他等不及了。


  见幽若眼神闪烁,血天君指着自己的凶器笑道:「来,先吃吃它,在吃饭吧。」


  「这……」


  幽若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放下了筷子。


  走到了血天君的面前,跪在了地上,她脸红红的心跳加速,这就是男人那征服女人的第一利器,是它让自己从
女孩变成了女人,是它让自己痛并快乐着,原来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之处。


  眼前巨大的凶器,隐射出可怖的力量,幽若犹豫了一会,才伸出手捏住了她梦寐以求好几日的凶器,触手的感
觉,很奇怪,虽然是一种普通的温热,幽若却感受到这凶器上,有着微妙的跳动。


  「这个很好吃嘛。」


  幽若在下面问出了声。


  血天君嗯道:「好吃,比菜好吃。」


  「天君,你……」


  叶妍是很激动,但是这可是在吃饭。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幽若是我所爱,我又不会对她刻薄,要是你和她都不能接受我的一切,日后
与我一起,我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在血天君刚落下时,他顿时一个激灵,因为此时跪着的幽若,已用她那温热而湿润的小嘴吞下了自己的凶器,
紧凑的感觉,让血天君宛如在征服一个初次的少女一般。


  生涩的幽若,在慢慢试探的摇动脑袋,时而用舌尖挑撩龟头上的马眼,时而又用唾液裹湿着嘴中的凶器。


  随着她的小嘴吞着那凶器,前后一下一下的运动起来时,那感觉让血天君快活得要死,但也不忘喝酒吃菜。


  血天君的凶器之大,让幽若薄如蝉翼得小嘴里流出了口水,正好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了凶器的身上。


  虽然在很勉强的试着在多吞一些,几次不成,幽若立刻改换了套路,小舌总是能很灵巧的撩拨着血天君凶器的
小小入口,而她两片迷人的嘴唇很有力的包紧了那伞沿一样的边喙,每次来回擦动都会让血天君身下一阵极强的快
意产生。


  听着那声响从桌下传来,叶妍哪还吃得下去,晕红得脸蛋上现出妩媚,侧头朝着血天君得嘴亲了过去。


  两人亲吻在一起,血天君的舌还没伸出嘴,叶研的舌已伸进了自己的口腔,舌与舌交缠在一起时,叶研更是放
下了筷子,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


  正在下面吞吐凶器的幽若,听到上面传来的接吻声,立刻把血天君的凶器从嘴里吐了出来,仰着头看着两人亲
吻着,不禁娇声道:「三心二意啊你。」


  听她在下面这么说,血天君和叶研分开了唇,站起身褪掉了衣服,向后退了退,拉起幽若,挺着粗大的凶器说
道:「我三心二意不行嘛,小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给我转过身趴好。」


  眼神媚意十足的看着血天君胯间粗大的凶器,幽若立刻很听话的转过身,两手支着面前的桌子,把屁股高高地
撅了起来。


  没有褪光她的衣服,血天君只是把幽若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了她雪白浑圆的小屁股,一手摸着幽若的屁股蛋,
血天君对着叶研笑了笑。


  叶研白了他一眼,一手扶着血天君的凶器,把龟头在幽若的小穴口磨了磨,并娇声说道:「我可是帮凶啊。」


  血天君笑着突然向前一送,将粗大的凶器对着幽若粉嫩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咕滋」一声,一根粗大的凶
器已进入大半。


  「啊……好痛……啊……哎呦……别……别在进……了……啊……好大……我……哦哦……」


  幽若的小穴被血天君的粗大凶器塞入后,涨的满满地,小穴壁被挤得膨胀,小阴唇也被挤得像要撕裂一般。


  听着幽若的叫声,叶研早已在旁边将自己脱光了身子,晃着一双硕大的洁白乳房,盯着两人交合之处,嗔怪道
:「夫君,你轻点啊,她这么小,哪能受得了。」


  只见幽若回过了头,秀眉微皱,一付娇弱不胜的样子,两只支着桌子的手臂都在颤动。


  「放心吧,难道我还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嘛。」


  血天君说着,开始了前后的抽插。


  叶研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用一双乳房在血天君身后上下蹭着,双手在他身上摸索个不停。


  「啊……天君哥……你的好大……轻点……好涨……胀死人家了……哦哦……轻点……」


  幽若一声接着一声的娇呼,却丝毫没有阻拦血天君粗长的凶器尽根没入,幽若这娇小的小穴,则紧紧的咬住血
天君的凶器。


  叶研看着自己女儿赤裸着一身雪白的美肉,正浑身香汗淋漓,披散着乌黑长发,翘起那白嫩的美臀,摇摆着两
团肥美白乳,迎接着正从背后猛力肏着她淫熟小穴的血天君,而她的小嘴里,正不断发出一阵阵淫声荡语。


  「哎呀……好舒服……插的人家……美死了……嗯……」


  「啊……我的亲哥哥……哎呦……好夫君……啊……我的小穴……快要泄了……忍不住了……啊……」


  幽若的浪声淫叫让血天君觉得分外刺激,特别是任自己狂插的,又是美丽的萝莉幽若,在她浑身娇颤时,幽若
也软瘫在了地上,血天君回头看着一眼迷离的叶研,连忙把凶器从幽若的小穴里拔了出来。


  叶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眼的惊喜,看着血天君转身对着自己,她激动的跪了下来,张开小嘴含住了那还没有
泄精的粗大凶器,上来就是疯狂的前后吞吐。


  片刻后,叶研吐出血天君的凶器,伸手拉着他向后走了几步,当靠在身后的墙上时,叶研已主动的抬起一条腿,
一只手撑开自己的小穴,娇媚的急道:「快……快些插进来吧。」


  「呵呵,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血天君轻笑着,挺着凶器对准了叶研的小穴猛然插了进去。


  先解决了女儿在抽插母亲,这种刺激和幸福,不是每个男人能享受到得。


  感受着小穴里粗大的凶器进进出出,叶研仰头呻吟道:「哦……好舒服……好美妙……插的深点……再深点…
…啊……用力……我的好夫君……真棒……哦哦……太刺激了……」


  血天君听到她的呻吟,心里更是心花怒放,抽插的速度也更快了起来。


  「啊……啊……对……就这样……哦……美死了……爽死了……夫君……我的情哥哥……不行了……人家……
不行了……要死了……天……这……太……啊……啊……」


  此时的叶研,胡乱的叫喊着,双手环着血天君的脖颈,任凭着他的快速抽插。


  「啊……啊……要飞了……我要飞了……好……快点……插……嗯……插死我吧……啊……」


  随着她最后一声尖锐的嚎叫,叶研泄了身,血天君并没坚持,也随着喷出了精液,并和叶研又亲吻在了一起。


  一番畅意之后,连连久战,叶妍和幽若已再无力气反抗,就算血天君离开,两人也没有理由拒绝。


  刚回到暗香阁,血天君还未进去,就看到武场那边几个身影在那。


  「血阁主……」


  武场之上,聂风和步惊云几人,正教导着帮众练武,而巧媚和九剑女都在此观看,这些帮众都在竭尽全力的演
练招式,全然的在炫耀一般。


  眼见血天君过来,秦霜等人立刻停了下来。


  「呵呵,天君,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巧媚知道血天君在天下会中的影响力,他一来,这些没见过女人的男人们,立刻没了脾气。


  看着她眼中的媚意,血天君轻笑道:「你想我在那多久。」


  走近血天君,巧媚低声道:「我以为今晚你会留在那里呢。」


  摇了摇头,血天君柔声道:「今晚和人有约,我怎会失信于人呢。」


  「那个人是谁呀?」


  巧媚挑眉问道。


  血天君眼神盯着巧媚,靠近她的耳边,小声说:「明知故问,今晚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巧媚顿时红了脸,她了解血天君的为人,故因他身边有女人太多太多了,这么一个花心的男人,可不可以托付
终身,巧媚想过,但是在血天君面前,她只想和这个俊逸非凡、武功卓绝的男人交好。


  「继续练功,都瞎看什么。」


  见巧媚如此表情,血天君亦看到聂风等人看了过来,一声呵斥,转身走了。


  看着跟着自己来到天下会的九剑女,巧媚娇声道:「你们在这看他们练武吧。」


  九剑女同嗯了一声,巧媚立刻紧跟了上去。


  这时已是接近傍晚,行至巧媚和九剑女所居阁楼处,血天君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低头跟来的巧媚,朗声笑道:
「请我进去坐坐嘛。」


  「什么请不请啊,我是客人,又不是主人。」


  巧媚娇笑着说。


  推开阁楼的门,巧媚先一步走了进去。


  血天君随后步入,双手向后一推,门应声被关了上。


  屋里很暗,巧媚有些扭捏,也有些羞怯的忙着要去点火烛,血天君上前拦住了她,平静道:「你不觉得暗一点
会更好嘛。」


  被他一贴近,巧媚浑身轻颤了一下,孤男寡女,独处在这,她很害怕这个让自己这几日都着迷的男人,会对自
己做什么。


  「怎么了?」


  搂着巧媚的腰肢,血天君附到她耳边,轻吹了口气,问道。


  巧媚侧脸妩媚的一笑,娇真道:「害怕啊。」


  血天君笑道:「怕什么?」


  「怕你。」


  「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魔鬼,怕我什么。」


  血天君摇头笑道。


  转身盯着血天君,巧媚挑眉道:「就因为你不是魔鬼才可怕,据我所知,你是一个让女人会抓狂的男人,什么
女人到了你这里,都会变得乖巧温顺。」


  血天君仰头大笑了一声说:「此言不虚,巧媚,做我的女人,你会很幸福快乐的。」


  说完,不等巧媚言语,血天君双手紧拥住了她,深深地吻在她的脸上、鼻上、额头上、耳垂、脖子,最后更是
吻上了她的双唇上。


  被动无防备的巧媚,哪知他会这么直接,感受着血天君伸进自己口腔里得舌,不停地撩动,只是几下,就把巧
媚软棉棉的小香舌吸进嘴里不停啜吸了起来。


  虽有二十多岁的巧媚,却曾未被男人吻过,甚至连这样近距离的接触都没有过,而且还是这样热烈的深吻,巧
媚立刻被挑撩得春心萌发,从未有过的动情的她,情感被悄悄地调动起来了,而且不断地在高涨。


  她轻轻挣开血天君的拥吻,身前衣服下的圣女峰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娇羞不已道:「她们一会会回来的。」


  「那又怎样?」


  血天君一脸的霸道。


  巧媚娇嗔道:「能怎样,你这么强势,我怕她们若是真回来,你是不是也要把她们全给那个了啊。」


  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血天君突然横身抱起巧媚,朝着二楼奔去,边上楼边笑道:「她们可是你的人,我动不
动她们,还不是你一句话嘛。」


  「坏人,你还真有这想法,就怕你没那个本事吃得了那么多。」


  巧媚娇媚的嗔怪道。


  上了二楼,血天君抱着她随意进了一间卧房,将她轻放到了床榻上,低声道:「就算她们九个加上你,我也能
叫你们满足,还能把你们累得够呛。」


  巧媚刚要继续言语,却被血天君一个粗鲁,将身上衣裙扯烂,近乎一个疯子一样的他,几下把巧媚剥了个精光。


  横陈雪白得娇体,整个身材凹凸有致,那平坦的小腹之上,如小嘴一样的肚脐眼,更是美得让人激动,血天君
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巧媚的娇体时,双手也将自己的衣袍甩了出去。


  眼看他这么野蛮霸道,巧媚媚眼如丝的用手遮住那硕大的圣女峰,娇羞道:「你这样粗鲁,人家好怕怕啊。」


  栖身伏趴在她娇体之上,血天君伸手拨开她的手,笑道:「怕什么,我的媚儿老婆,待会你就是我的人了,这
一切都是我的,还遮什么遮啊。」


  巧媚顺从的把双手收了回去,血天君这才认真的看着眼下的圣女峰,虽然这硕大的圣女峰,比起公孙绿萼她们
的要小些,但也微微翘起,圣女峰上的粉尖和周围的颜色很淡、没有一丝色素沉着,两团就如同白玉似的,浑圆无
瑕,血天君不禁赞叹这简直是老天的杰作。


  「看什么看嘛,羞死人了。」


  巧媚捂住了脸,眼睛却从指缝中看着血天君的作为。


  血天君笑了笑,豪不客气,低下头一口就把她的一个粉尖吻住,一阵吸吮,另一手按住了她的另一团圣女峰,
大力的捏按了起来,随着他的嘴手并用,巧媚哪受过如此挑撩,只是几下,口中就已娇呼不已了。


  在上面停留了许久,血天君这才直起身,向下看去,巧媚虽全身瘫软,火烧火燎的难受,却见血天君猥琐的眼
神,立刻很自然地夹紧了腿,她知道女人得那里,还是要有点隐私的。


  只是她并紧了腿也是无用,那倒三角还是很清晰地呈现在了血天君面前。


  他轻轻笑着说:「都到这份上了,巧媚,你还要拒绝我嘛,乖,让天君哥哥看看。」


  说完,便轻轻地掰开了她的腿,使她那嫩嫩未经过开发的粉缝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只见巧媚的倒三角处白白净净的,上边还没有完全长出黑色的卷,仔细看去,只有一些淡黄色的绒毛。


  血天君不禁好奇地问道:「巧媚?你这里不是修剪过了吧?」


  「羞死人了,谁没事去修剪那里的毛发啊。」


  巧媚娇声说着。


  她的话把血天君逗乐了,可不是,这古代女子哪有几个,闲着没事去修剪那里的毛发的,那就是说,巧媚竟是
很难见的白虎,但又有些不像,因为那淡黄色的绒毛似乎有成长的趋势。


  血天君赞美道:「它很好看。」


  巧媚连连失笑,她是第一次被男人看光身子,也是第一次听男人,这么夸赞一个女人的,虽然对男欢女乐的事
没有过,巧媚却也有些懂得。


  她不禁略微抬起了头,正看到血天君埋头于自己的腿根处,刚要出声问他做什么,却看到他张嘴,一下亲了上
去。


  一种无法言语的刺激感,让巧媚娇叫了出声,她很奇怪,血天君怎么不嫌自己那里的脏,为什么他亲吻吸允,
会是那样的舒服。


  没有解释,没有询问,巧媚享受着血天君如此的挑撩,一只手按在他的头上,恨不得将他的头都按进去。


  几经折磨,巧媚小腹火热无比,酥麻和空虚传递到了全身,颤抖的身子,在顷刻间一泻如虹。


  只见血天君抬起了头,嘴上还有些晶莹发亮的粘液。


  「舒服吗?」


  血天君问了一声。


  巧媚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抿嘴笑道:「和你在一起,我才知道做女人是这么快乐。」


  血天君向前俯下身,说道:「快乐还没开始呢。」


  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巧媚一脸天真,也露出了很好奇的表情,盯着血天君说道:「天君哥,人家都被你看
光了,那你的呢,我要先看看。」


  「呵呵,怎么?还对我的有怀疑啊。」


  血天君轻声笑道。


  巧媚娇真道:「给我看看嘛,我很好奇男人的,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血天君无奈,只好站起身,将自己早已崛起的凶器送到了她的眼前,说道:「这就是男人的凶器。」


  巧媚没有一点羞怯,反而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表露狰狞的凶器,她感到很稀奇,那是一根深色犹如婴儿手臂般
粗细的棍子,顶端是一个紫黑色的半球,上边还裂开了条缝,棍子的下边有一个两个肉袋子,里边好象包了两颗球。


  看了一会,巧媚娇羞地道:「就是这个,让女人很舒服的嘛。」


  「是啊,它很厉害的。」


  血天君俯视着巧媚脸上的表情,有些自夸道。


  巧媚又说道:「那它可以吃吗?」


  听到她这么问,血天君心里暗笑,这巧媚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但是不管真假,她的话着实,是任何男人都无
法不动心的。


  看着她的小嘴,血天君笑道:「你可以先尝尝。」


  看着眼前丑陋的男人凶器,巧媚一时不知所措,又有些害羞,干脆直接躺了下来,说道:「我才不要这样,好
羞呀。」


  血天君笑着说道:「呵呵,让你更害羞的事情还在后边呢。」


  重又俯下身,血天君很温柔很慢吞吞的,开始吻起了她的全身,就连小脚丫子都没放过,对于血天君,他更喜
欢这种慢爱过程,更想看到女人哀求他。


  巧媚被吻得魂都像飞了一样,感到全身轻飘飘的,想到那位让自己来这里的神人,巧媚这才顿悟,为什么她说
世上最美好的事,就是和男人一起云雨,原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仅仅片刻,巧媚又感到身下不断有液体流出,止也止不住,就像小解一般,而她嘴里的低吟声也不断升高,双
手更是在血天君背部上下撩拨不停,双眼更是看着身上那健壮的身躯,那一块块凸出的肌肉,那古铜色的肌肤,一
切都是那样得吸引她。


  巧媚只觉一阵舒服,眼神迷离的与血天君对视着,而这时血天君已用凶器顶在了她湿凝不堪的小穴口外。


  「我要插进去了哦。」


  血天君轻声说了句。


  「嗯……」


  巧媚点了点头,她等的就是血天君的凶器。


  虽然对男欢女爱有着无比的畅想,但当血天君的凶器挤入自己小穴时的刺痛,还是让巧媚哀叫大喊了一声:「
啊……痛……啊……不要……不要……」


  她没想到和男人云雨会这么痛苦,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血天君凶器无情的进入。


  可是血天君怎会放弃,双手按住她的手臂,已经粗鲁的插进了一个龟头,虽然只插入一个了龟头,血天君却也
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


  不理会巧媚的痛叫,血天君却也知道,巧媚刚被自己插入,她需要的是温柔。


  血天君并未在强行深入,而是只用龟头浅浅的抽插了起来。


  半晌后,巧媚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她只觉得小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穴
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她知道那是血天君的凶器在作祟,没了痛苦,她立刻挑眉娇呼道:「在进来点嘛。」


  「你不怕痛了?」


  血天君笑着问道。


  巧媚摇头道:「痛后既是快乐,我还怕什么,你不进来,人家那里……那里好痒啊。」


  听着她娇滴滴的话,血天君哪还犹豫,猛的向前一顶,毫不客气的把整个凶器都填满了巧媚的小穴。


  「啊……」


  巧媚又是一声尖叫。


  她以为不会在痛了,却根本没想到,其实血天君刚才还没破开她的处女膜,但是现在,处女膜被破,她才真正
成为了女人。


  血天君怕她在痛,立刻不停的抽插,啪啪之声更是响满整个房间。


  「啊……哦……好奇妙的感觉……怎么会这样……哦……一会痛……又一会不痛……啊……天君哥……我的好
哥哥……你好会插……哦哦……」


  随着小穴里传来的阵阵快意,巧媚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一边抽插着,血天君直起身,双手握住了巧媚硕大的乳房,搓揉着笑道:「是不是很爽啊,我的凶器大不大啊?」


  「大……太大了……人家好爽……哎呦……插的好深啊……天……好哥哥……我的好夫君……太棒了……人家
的小穴……都被你插……坏了……」


  巧媚狂乱的呻吟着。


  血天君脸上笑着,凶器不停的抽插,低头可看见,巧媚粉嫩的小穴,阴唇被凶器抽插的里外翻来翻去,随着凶
器的插入,阴液飞溅而出,随着拔出一些时,阴唇又向外直翻。


  「啊……好……好棒……再深点……啊……人家受不了了……要飞了……啊……夫君……使劲插……啊……」


  巧媚娇啼着兴奋,浑身激烈的颤抖着。


  而血天君见她要喷潮,立刻狂抽插了百十下,顿感龟头上一股热液喷了上来,血天君笑了笑,并未停止抽插的
动作,而是更深更快的抽插起来。


  「哎呦……人家不行了……啊……还来……啊……插死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