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情色搜神记(未删节精校版)第七章柔情追忆(四)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897

  秋风温柔的吹过,满天的星光静静的铺洒下来,在如此美好的夜色中,赤裸裸的男女在恣意地交合着,尽情的享受着彼此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肉体,放纵着自己的感情和爱欲。
  几乎是刚将她身体翻转过来,龙根便戳入她那稚嫩小穴之中,令她受用非凡。好久好久,神农看她气若游丝、手足冰冷,乏力的藕臂软软地搂着他,那样儿比什么都叫男人心满意足。连在男人胯下求饶的浪叫声都愈来愈低弱,连续的高潮已非这弱女子所能承受。
  而他此时亦开始有点气急,神农知道自己即将到达顶点,于是放开手脚,大起大落的全面而有力侵犯着空桑仙子娇嫩的肉体,下下着肉,根根入底,积聚在花心处的花汁也随着肉棒的一抽一插间大量的飞溅而出,将两人的下体涂上一层晶亮粘稠的分泌物。
  连续在喷着滑腻的阴精的肉洞里狂抽猛插,最后用力把分身尽情捣入她小径里,直插到花蕊内上,蓦地虎吼一声,精关大开,憋了许久的阳精不再保留,狠狠地射了出去。那激射的热情有力地冲刷进她那乏力胴体内的最深处,灼热而充满劲度的精液直冲花心,激打着四周的内壁,烫得女孩一阵痉挛。
  这一瞬间,空桑仙子发出声嘶力竭的娇吟声,白腻的肉体快乐得又一次痉挛起来。精液从涨大的龟头喷射出来,比以往更热烫更有力的精华几乎一击冲破熨穿她酥嫩的蜜壶花蕊,让她发出回光返照的媚吟骚喘,爽得魂飞魄散,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舒服脱力到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迷离的星眸直浸在爱人的身上,女孩窝在情郎那暖暖的怀里,方才被他重重的几下,揉得她全身骨头都酥软不已。空桑仙子终于盼到被那火烫的炮火直接射在胴体最深处的感觉,加上烫热如火的阳精还在子宫里跃动,热热酥酥的,弄得她现在还是迷迷糊糊。
  亭子四周零散的衣裙和欢爱的余渍,那全无遮掩的幽径妙处又红又肿,淫水和精液溢流在腿股间和小腹上,混合着迷茫和愉悦的表情,由此便得知这一盘肠大战的结果:神农以床技将空桑仙子彻底征服。
  神情满足地腻在爱郎怀中,像许久不见了主人的猫儿一样撒着娇,小嘴里呢喃的不知说着什么。待神农细看时她早已经耗尽体力,昏昏睡去。这一场疯狂,已经超出空桑仙子的体力极限,要不是与她修为极高,以她女孩子那娇嫩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男人如此长时间和强度的索取和蹂躏。
  因献出初夜之后的房事,在神农那强悍不知收敛的摧残之下,让少女下体受创颇重,虽说事后温柔地轻怜蜜爱,但她娇柔的身子仍伤着,被恣意抽插过的股间好久好久还渗着血,合都合不起来,多日来都是娇慵地倒在床上,只得好好休养。
  躺在空桑仙子身畔,神农猛喘着气,他沉迷在这朵鲜嫩的花蕊之中,自开苞之日起,直至今夜才再次交欢,也难怪她今夜会如此需索。偏生这美人儿褪去衣服之后,身材好得令人难以相信,加上柔媚万端,缠得神农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一熬战下来可真是累,险些就败倒在她裙下。
  不过事后看着那小小的女孩瘫软石桌上,娇慵乏力,发育成熟的胴体在云雨后倍增娇艳的样儿,只要是男人都不会不满意的。神农半撑起身子,望着空桑仙子那慵懒无力、弱不胜衣的样儿,爱怜无限,"好妹子……哥哥服侍得你舒服么?""舒服死了……"
  娇躯光滑得如波涛不兴的湖面,起伏的胸口乳峰微颤,点点香汗映在月光下,真是美不胜收。要不是神农才刚刚在她身上满足过,立刻就是再次的灵欲交流,她口中的粗喘和男人比起来也是不惶多让。
  "你坏死了……神农哥哥……"
  空桑仙子玉躯横陈,男人在她身上紧紧压着,那胴体紧贴的感觉真是温馨而舒服,让全身无力的女孩有着被好好保护的松弛感。"怎么了?"神农也好舒服好舒服,连眼睛都差点睁不开,只想抱拥着圣女那诱人的胴体,直到非得起床不可,声音中都透着慵慵懒懒。
  "偏要在外面逗得空桑那个样子,羞死人啦!"
  嗓音之中满是欢愉之后的嘶哑和性感,浸满鱼水之欢之后的甜甜蜜蜜,显然空桑仙子心里可没真正的埋怨,只是女孩子的娇嗔而已,"叫空桑仙子以后怎么见人嘛?""空桑妹子不喜欢吗?"
  "怎么会不喜欢呢?"
  空桑仙子辛苦地抑制住少女的羞涩,让丰盈嫩热的双峰顶在神农胸前,乖巧地轻轻奉上香吻,"空桑爱死你了,以后保证都会乖乖的!你要怎么逗就怎么逗!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就算要让人家变成骚淫无比的荡妇,也只好认了,只求哥哥给妹妹留点面子吧!""可是……"


  神农故意压下身子,挤着她丰挺有弹性的奶子,用胸口轻轻搓着那粉嫩的乳尖,让不堪刺激的空桑轻噫着,连眼都不想睁,"不好好逗逗空桑的话,你怎可能会舒服?也不算是自夸,哥哥这鸡巴算蛮大的,不让妹妹湿够,怎插得进你那窄窄紧紧,那晚可差点没夹断哥哥的命根子,美死人的小嫩穴里去?神农为了要取悦你,可真是落力得很哪!所以到现在一点力也没有。""你坏死了!"
  美人儿的娇嗔绵软无力,诱人心动的兴味还浓厚得多,"把空桑欺负成那样子,还说是为了要取悦人家?可惜妹妹还是心甘情愿的给你欺负呢!神农哥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空桑一切都听你的。好哥哥,抱紧空桑再睡一会吧!人家好想再给你娇宠,给你恣意怜爱。"美人出浴,新换上的是极为煽情的性感围兜,粉红色近乎透明的材质,领口剪裁很宽大,长度仅仅掠过肚脐,那丰满的乳房从领口呼之欲出,而屁股上挂着的丁字裤丝毫没有遮掩的作用,只是一根细细的丝带穿过阴胯,嵌在花瓣中,这让空桑仙子下腹部也一览无遗地呈现出来,比起全裸更令人羞耻不堪的亵衣。
  仅仅是身披一身红色薄纱的俏佳人,几乎是整条修长白腻的大腿和浑圆高耸的玉乳全部都暴露在外面,微风吹起,让裙角上扬,甚至把胯间那块方寸之地都显露出来,既有飘然出尘的圣洁姿态,却同时拥有女妖般的艳丽和成熟。
  丝毫不掩饰自己那色迷迷的目光和挑逗性的话语,神农放肆地让目光在那副丰满之极,但偏又雪白光腻的肉体上游走,其中那不时掀起的裙摆下露出的雪白修长大腿和迷人的方寸之地,更是他注目的焦点。
  对于爱郎的反应,空桑仙子分外的满意,看来自己对爱郎很具有吸引力,脸蛋上挂着羞涩的花样笑容,故做不慎地让胸前的衣纱裂开,而那薄薄的红纱再也无法在滑腻的香肩上挂住,不但是肩膀,连几乎绝大部分的玉乳也显露出来。
  这雪峰实在最可以称得上高耸,红色的乳晕顶着紫红色的奶头,丰满到甚至微风吹过,胸乳都会随着跳动不已,实在是诱人之极。神农不禁摇头叹了口气,"可下面还是……看不到啦……"丽人娇声笑了起来,"爷想看奴家的那处所在呢?好羞人的哩!"不过话虽如此说,但羞赧得粉脸绯红的美女玉手轻轻分开红纱,让那两股间的方寸妙地一分分的显露出来,但是她旋又将之挡住,格外使人心痒难耐。
  欲擒放纵,玉目合春,空桑仙子双手分别拉住衣裙的衣襟及下摆,玉乳轻荡,俏臀微摇,说不出的娇艳。
  两块薄小的布片只用几根细细的带子串接起来,只是勉强遮挡住浑圆饱满的乳峰,更加凹显出那惹人无限遐想的幽深乳沟,粉红蓓蕾的形状清析可见,高耸的胸型令人垂涎,薄纱带着乳房不停晃动,似要弹跳出来。
  小蛮腰曲线玲珑有致,腰上仅有一条细细白色的窄丝带,透明白纱的丁字裤无法遮掩那整整齐的阴毛,完全透出神秘的倒三角,臀部全部露出只有一个小三角在腰际上,裤底全部陷入股沟之内。这种细腰带的半透明蕾丝内裤实在是太过于短小精悍,仅仅能包裹住阴部,以至于多半个雪臀露在外面,除了几根柔毛调皮的钻了出去。丰腴的阴唇粉嫩红润隐约可见,一双又直又美的双腿配上高跟鞋,细细的脚踝及脚炼,令人血脉喷张。
  观赏着美圣女如此充斥着无限挑逗的性感内衣展示,男性的欲望立刻不可抑制地肿胀起来。神农一跃而起,扶住她的肩头。在那充斥着放肆情欲的目光注视下,空桑仙子羞得无地自容,神情扭捏地扑进男人怀里。
  在下一瞬间,神农左手已覆盖上那轻薄的胸围子,画着圆圈,右手伸进她臀缝里徐徐滑动,搔弄着私处。
  难为情得浑身火烫,那具软玉温香的身子小鸟依人,双手揽住他的脖颈,一双美目中泛起点点闪亮,空桑仙子凝视着爱郎一会儿,半句话也未说,只是轻轻送上朱唇。
  美人主动献上的香吻,不享用的就是傻子,神农双手顺势搂住她那细细纤腰,专心致志地沉醉于这一吻中。
  比起之前两人亲热的情形,这次却是由被动的女方来作主动,她张开小嘴,滑腻腻的香舌送入男方口中,被这色鬼趁机食住大肆吸吮,而她则是拚命迎合着。
  这美丽的木圣女像极一个初为人妇的新嫁娘,娇羞之中还带着醉人的妩媚。经过神农多次床上教导,空桑仙子口舌之技已有长足进步,她双臂紧收,死死搂住心上人,让他在自己的小嘴里抽取甜美的香津。从四片热烈亲吻的唇瓣间传来的啧啧声清晰可闻,让弥漫在整个室内的爱欲气息更加肆意。


  一段颇长的时间,直到女孩几乎要呼不出气来,两人才终于分开唇舌。被这幕温情缠绵、火辣香艳的热吻所激,神农欲火飞速点燃,烧遍全身,手掌抚上空桑仙子酥胸,五根手指虽然没有触及她的肌肤,但在一阵灵活的抖动之下,胸前衣襟大开,诱人的春光并没有立刻暴露出来,但在鲜艳的粉红肚兜边缘,半个白嫩的香肩若隐若现。
  双手慢慢游走全身,柔软的身体、细致的肌肤、一手无法掌握的美乳,让男人的精虫早已蠢蠢欲出,不断的爱抚让爱液已渗出丁字裤。也许空桑仙子已欲火焚身按奈不已,主动靠在神农肩上怀里,不时亲亲他的耳垂及颈子,吹吹热气在他耳根,十足地挑逗着他。
  往下亲吻着那雪白的胸脯,那粉红色的薄布片给口水濡湿,两粒越发翘起的乳头更加凸显出来,就像她被勾起的情欲一样无法掩饰。沿着柔滑平坦的小腹,我的手掌探摸进那饱胀浓密的三角地带,神农爱抚着少女大腿内,右手可垂手可得她的花蕊。
  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持续的挑逗让爱液流出裤底泛滥成灾,变成一片汪洋,丁字裤薄小的裤底已无法吸收多余的蜜汁,顺势滑落双腿。只是轻轻揉揉那肿胀的肉芽,花蜜就像喷泉一样奔涌不止。
  当神农把沾满黏湿爱液的手指伸在空桑仙子面前,并放进嘴里吮吸时,玉人不由羞得用手捣住粉脸,从指缝中瞅着爱郎是如何吞食她自己的分泌物。她的样子,既有着动人的娇羞,又像是在无言的暗示和挑逗,相信任何健全的男人见了都会为她发狂,都会有种不可抑制的征服欲望。
  怀抱着空桑仙子,轻松得就像抱着一个小猫,走进浴室,将她轻轻下,热铁般滚烫的阴茎一刻也不安分地躁动着,满面红云的女孩羞得睁不开眼睛,美丽的睫毛让人爱怜地颤动不已。
  这难为情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神农任由火烫的目光在她雪白婀娜的身子上游走着,不停费力地吞咽着口水。熟练地撩开抹胸,把那一对圆月般丰润的乳房裸露出来,经过这几日情爱的滋润,酥胸更加玉嫩柔滑,散发着沁人的幽香。
  迫不及待的男人立刻捧起一只,把乳头含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吸吮着。空桑仙子一声不吭地伏在爱郎肩上,火烫的脸庞紧贴着他厚实的背脊,神农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也能猜到她无比羞赧的摸样。
  轮换着吮着那美乳,还故意地"啧啧"出声来,火烫的手在那光滑温润的脊背和浑圆挺翘的粉臀之间来回抚摸着。惹得少女娇躯乱颤,玉体酥软,满脸红晕,不敢抬起头来,只有轻揽住神农的头,让自己胸前的饱满尽可能地塞到他嘴里。
  终于忍耐不住,神农一手重重地揉搓那对雪白绵软的奶子,一手在她那半露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转过去,靠着墙。"香气轻喘,满脸通红,羞嗔地看了爱郎一眼,随即又难为情地转过头去,想来怎麽拒绝也无济于事,空桑仙子听话地转过去撑着墙,蹶起屁股等着神农来干。
  浴室墙上喷头水花飞溅,泉水均匀地洒出,将她全身上下淋了个湿透。突如其来的冷水刺激,让玉人有些猝不及防,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薄薄的衣衫被打湿后,身上玲珑的曲线也显露了出来。那迷人的身段深深地吸引着男人的目光,经此清水一泼,薄薄的肚兜儿更是几乎紧贴在肌肤上,前胸出半边露出隆起的处,最顶端有团微微的突起,任谁也知道那是什么。
  而她下身则更是不得了了,由于长长的纱裙浸湿后,两条修长玉腿的曲线十分分明地显露无遗,一身玲珑美好的线条分外养眼,令人惊艳。模糊光亮下,空桑仙子一身雪白肌肤,流水一样柔滑起伏,臀部高起,鲜红的内裤格外触目。
  迫不及待地扑上去,神农伏在她粉嫩酥软的身子上,在她雪白的颈间,柔软的双乳上不住的亲吻吸吮,连那浑圆光洁的粉臂也细细吻了个遍。一直像个温顺小猫似的,空桑仙子放任着爱郎在她娇躯上肆意逗弄。但初尝情爱的美人儿可禁受不起这样的挑逗,娇身变得火热红润。
  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圆润丰盈的乳房,彷佛这是一对珍贵无比的玉雕雪梨,一不小心就会轻易损坏。那镶嵌在每只玉梨顶端的红豆大小的宝石,让神农心急地含进口中,细细品味那晶莹柔嫩的质感。空桑仙子娇羞地望着情郎,眼神却显出幸福和喜悦的光彩,默默地将胸部更高的拱起,只为方便他的爱抚。
  片刻功夫,两粒乳头在口水的浸润下,变得红艳欲滴,直直翘立。一手捏着一粒,不轻不重地揉捻,如红樱桃般的乳头在男人的吸吮下,硬硬地翘了起来,湿湿的,红嫩欲滴的令人垂涎。从她小巧的鼻孔中,不时传出声声荡人心旌的哼咛,虽然没有了第一次交欢时的矜持和紧张,但眉宇间仍有着难以掩饰的羞怯。


  看着少女害羞的模样,将手探进她底裤,冰凉爽滑,摸出一手黏乎乎的水来,神农心头疯意织张,掏出一根暴跳滚烫之物,就往她裤下送去。大宝贝抵在顺滑的丝绸上,不能深入,饶是如此,空桑仙子已抵受不住,只觉自己这般情形姿势,低腰翘臀的,后边被那火热之物贴顶着,实是说不出的淫秽放荡,不禁声息大乱,口中直叫:"爷……不要……"腰身却已扭动,臀部忍不住向后耸顶,直想让爱郎一入为快。
  见这俏丽女郎这般反应激烈,那热涨的东西顶在一片冰滑娇嫩处,更是说不出的爽快畅美,想是被泉水浸泡着,与她平日的温软脂腻颇为不同,别具一种冰爽之感。在底裤的紧勒之下,那物分外坚挺,头部浸入娇嫩处,露出一大半颈身在外,张弓待射之势,更平添许多雄壮之感,只觉得这一重鞭击下,女孩未必便能承受得了。
  转念间,神农分开她那浑圆修长的大腿,火热湿润的阴穴完全显露在眼前。轻轻把手贴在她阴户上,便感到空桑仙子身子猛地一震。温柔地揉压着,感觉着从掌心传来的柔嫩湿热,同时细细密密地亲吻着她大腿内侧。
  手指深进大腿根处,隔着内裤揉压着她饱满的阴户,撩拨那凹陷温暖的肉缝,感觉到那里已是湿乎乎的,真想不到这美人儿竟是如此的饥渴。只见空桑仙子羞红满面,却又荡意十足,似乎是不堪忍受地扭动着腰肢,却半推半就地把柔软的身体迎合上去。
  随着美人身体渐渐放松,男人淫兴愈张,动作也开始加重,神农遂抬高空桑仙子胯臀,将小裤裤拨开一旁,分开两片阴唇,露出里面水汪汪、细嫩殷红的穴肉。贴近那热呼呼的阴户,仔细的凝视着,欣赏着这个窄小迷人的洞穴,想象着自己是如何从这神圣的生命之门钻出来的。
  想要得到她更为热烈的反应,轻轻用舌头舔一舔那两片柔嫩的肉唇,感觉真是好爽。接着轻柔地捏了捏那硬起的肉粒,女孩竟控制不住叫出了声。那撩人的呻吟听得人心都颤了,神农抬起头兴奋地瞧了她一眼,又埋头继续舔吮。
  同时将一根手指慢慢地插入小屄里,那有如处女般的幽窒,把手指紧密地包裹起来。神农只是略微转动一下手指,便引得空桑仙子不禁颤抖呻吟,温润稠密的爱液从指间不断渗出。
  尽管没有施展开口技,只是一味狂吸猛舔,但这已经使得空桑仙子失去紧守的衿持,不知是因为感到羞耻还是满足地扭晃着白嫩的屁股,从鼻孔中不断发散出甜腻柔美的娇哼。
  看得出玉人儿已然动情,在男人不懈努力下,从湿热的小屄里潺潺流出的淫水已经汇成一条小溪,不但把浓密的阴毛冲洗的油光发亮,连雪臀、大腿也染湿一大片。美人神情满是迷惘和痴醉,通红的俏脸上春意荡然,如丝的秀发已散乱开来,雪白丰盈的酥胸一起一伏,似乎在有意招唤着神农火热的欲望。
  俏脸的陶醉表达出她所获得的美妙无比的性爱滋味,空桑仙子正在无意识之中享受着一波波禁忌的快感。
  神农只觉得此时的女孩美得就像是天上的仙女,娇媚不可方物,直看得那早已蓄谋已久的阴茎越发躁动不宁,又硬又烫,彷佛随时都会爆炸似的。
  直起身体,让火热硬挺的阴茎虎视眈眈地抵住柔软濡湿的穴口,接着挺腰直刺,火热的肉棒撑开嫩穴,只听得"扑"的一声,竟是爽爽美美地捅了进去。神农只觉玉人儿里边较平日凉滑紧就,这火热的东西进去,熨贴得如吮冰淇淋,畅快难言。
  火热的龙茎狠狠地直顶到底,屁股上又贴着冰湿的布片,强烈刺激之下,空桑仙子浑身发抖,皮肤立刻布起一粒粒鸡皮疙瘩。"啊……"美女忍不住娇喘一声,拱起的身躯让被束缚的乳房活跃起来,一蹦一蹦地像是要挣出不堪负荷的胸衣。
  小布片吸不住潺潺流水,蜜汁沿着修长的大腿滑落,神农用手和小腹受用着她光滑细腻的肥美丰臀,肉棒品味着湿热小穴的肉紧包夹。感觉着女孩阴户的凉滑,怕是寒气侵进她体内,不敢久玩,于是发力地狂抽狠耸,不一时感觉蜜壶内热气喧腾,这般摩擦之下,翻起一阵阵白沫。
  经过这些天来,神农已经对空桑仙子的身体非常熟悉,也越来越对这粉嫩柔滑,婀娜丰腴的身体爱得着迷。
  甚至觉得她身上的一切,无论是那圆润丰莹的乳房,还是肥嫩幽深的蜜穴,都像是为他自己特意量身订做的一样。想到此处,他更加热血沸腾,激昂的挺动阳具,在那狭窒湿润的阴道里奋力驰骋着。


  整支肉棒没在销魂洞里,空桑仙子兴奋地浪叫着,屁股高高耸起,让阴茎能更深地插入。当神农俯下身时,更是主动搂住他脖子,狂吻着他。露骨的淫浪激起男人极大的征服欲望,也顾不得什么九浅一深,猛虎下山般的一次次急抽猛捣。
  不一会,女孩已是欲仙欲死,身体像筛糠似的抖个不停。这似乎还不够过瘾,配合着爱郎的律动,空桑仙子忘情地抠弄自己肥厚的阴蒂,红艳的唇瓣发出狂浪的呻吟。神农骑在她雪白妖娆的身体上,下身狂热的挺动,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而她那对肥乳更是几乎被捏爆了。
  小穴是那样的狭窒幽深,神农越发加快抽动的频率,孔武有力的身躯狂野不羁的驰骋,俨然是一部不知疲倦的做爱机器。两个已是食髓知味的欲海饥民在这场欢愉的性爱中无度的索取,沉沦在肉欲的狂潮内。
  半响后,男人停下直喘气,下边宝贝却坚硬如故,丝毫没有泄意,空桑仙子吟声不绝,软搭搭的撑不住。
  稍做歇息,神农扶着她东倒西歪的身子,横放在梳洗台上。
  眼前的景象更加让男人血脉贲张,女孩浑身酥软地仰面躺在玉石台面上,满面浓醉般的酡红,乳兜半遮半掩地挂在胸前,沾满爱液白皙的大腿不由自主地分了开来,露出湿漉不堪的内裤。
  轻轻将细小的内裤翻开,肥美的肉屄散发着媚人的蛊惑,神农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男性的欲望,火烫的阳具插入她阴道里,彻底的占有她。随手扛起她那丰腴的大腿,将分身重插入她私处,"吱"的一声整根没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