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骆凤贞的乳汁】1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529

  1.
  骆凤贞,今年二十九岁,已婚,在两个月前生了一子。她是一名小学老师,亦是出了名的凶老师,很喜欢体罚男生。
  骆凤贞虽然长得不算很美,但皮肤却很白净,一头短发,鹅蛋脸形,架着一副金属眼镜,身裁略瘦,但很有成熟的女人味。
  某天,骆凤贞由于天气炎热,便穿了一条米色的短裙和一件白色的半透明恤衫,没有内衣穿上。当她回到学校时便招来一班男生的奇异眼光,这是因为骆凤贞平时是很密实的,只穿深色长裙或长裤,也从不穿半透明的上衣。也是如此,这班男生才知道骆老师的腿是这般好看的。
  而在这班男生中,大明是个较早熟的男孩,虽只有十一岁,但已长得有五尺高,比骆生只矮两寸左右。
  只见大明眼定定地望着骆生的小腿,还不时偷看骆生的胸部。其实骆凤贞的胸部并不大,从那半透明的恤衫中可见那白色乳罩只有33寸左右,只是骆生有股强烈的女人味,所以份外吸引。
  在骆生下课后,正当她从三楼下楼梯时,只见大明已在二楼等候着,他一见骆生下楼梯时便望着骆生的裙底,由于骆生没穿丝袜,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和雪白的大腿便尽给大明看到,本来骆生是不发觉的,但她见有一男生匆匆地跑落一层,然后又站着望向上面,而望的方向正是自己的裙底,便不其然发怒,喝着大明站住,叫他放学后到教员室见她。
  放学后,大明便到骆生处等候处分,其实大明平日已常常给骆生处罚,所以也不觉甚么大不了。当骆生一见他时,便先当着众老师们给他打三十手板,接着便要他罚站。
  由于骆生还有卷要改,只见她继续改卷。大约一小时后,骆生便略为休息,往茶水部拿了一杯水,正想喝之际,忽然她拿起手袋便跑去女厕了。
  由于这时已近五点,所有教师都已走了,便只剩下大明一个在教员室。大明见状,不其然童心一起,便从书包里拿了瓶安眠药出来,本来这是用来玩弄同学的。大明倒了约十粒安眠药到骆生的杯里,由于是热水,很快药丸便溶化了。
  不久骆生回来了,可能她很口渴,一口气便喝光了那杯水。接着她便继续改簿,但不到十分钟,骆生便忍不住睡着了。
  大明走到骆生身旁,轻轻拍着骆生,看看她有没有反应,这份量的安眠药足令骆生睡足八小时。由于骆生常体罚大明,大明自然想报复了,心想︰只不过偷看一下骆生的裙底春光便罚得这般重,我偏偏就要看过够!
  于是大明便抱起骆生,把她放在地上,接着便用手撩起骆生那条米色短裙,骆生雪白的大腿和那条粉红色内裤便飞露了出来。只见大明看得呆了,忍不住用手去抚摩骆生的大腿,只觉骆生的大腿很滑,尤其是大腿内侧,不久,便摩到骆生的两腿之间。大明是从未见过没着裤的女人的,便忍不住把骆生的内裤脱下,只见一大片黑色的阴毛便露了出来,而脱下的内裤上则附着一条新的卫生巾,原来今天是骆生的月经期。
  想不到骆生的阴毛是那么长和密,足有四寸长,当大明的手从骆生饱满的阴阜往下移,一拨开那些长阴毛时,只见两片,应该是四片才是,鲜红色的大阴唇便露了出来。
  这四片阴唇足足凸出半寸,大明用手拉起时更可达一寸多长呢!大明把骆生双腿尽量掰开,只见骆生的阴毛竟生到过了她的菊门,实在不太雅观。于是大明便拿出剃刀来,用水湿透了那些阴毛后,便把所有阴毛剃光了,大明很用心地剃了又剃,直把骆生的私处剃到光秃秃的反光呢!然后大明才小心地收起那些阴毛留作纪念。
  被剃毛后的骆生更见吸引,由于骆生刚生产过,她那四片阴唇足有四寸长,用手指一揭开即看见一个半寸直径的阴道口和半寸长的阴核,而这阴核则被薄薄的浅红色包皮保护着。
  大明一面用手指揭开那包皮,一面用小型相机给那粉红色的肉芽、阴道、和那四片异相的大小阴唇拍照。
  大明用手指玩弄了骆生的私处约半小时后,便开始探索骆生其它的部位了。
  由于大明已热了身,便大胆地把骆生的半透明恤衫和裙子除下,使骆生的身子只剩下一副奶白色的乳罩和一对粉红色的皮鞋。
  骆生戴的乳罩看似不合她的身材,硬硬的高了出来,却不见骆生有乳沟。大明亦不细想便去除那硬乳罩,不除自可,一除下时只见骆生原来是「飞机场」,平到比未发育的女孩子的胸只凸起少少,但奇在有对大大的、黑过墨汁的乳晕和乳头,那对乳晕足足有二寸直径,高高的突起三寸有多,而乳头则有一寸直径、半寸高。


  两片黑乳晕都长满了白色的乳斑点,而乳晕旁边却长出密密的、大约三分长的幼黑毛,怪异得来却又很好看。
  大明只见那副除下来的乳罩内藏了厚厚的棉花,却传来阵阵趐味,原来那些棉花吸了不小骆生的乳汁呢!大明很想尝尝骆生亲自炮制的奶,便一口含着骆生右边的大乳头,轻轻一啜便满口鲜奶,趐趐滑滑的很是好味。
  由于骆生的乳房是平坦的,她所生产的乳汁都是来自那对黑奶头,所以啜了不够半分钟便啜干了一只。大明接着一手去捏骆生左边的乳头,一手用骆生的杯去接射出来的奶,当大明挤奶的时侯,才知道骆生的乳房是那么的嫩滑。
  大明用力地捏,使原本的乳头变长了一寸多,乳班亦显得更突出。只见一条条的白色乳线从骆生左边的乳首射出,打在杯里发出「叮叮」声,很是有趣。有部份乳汁射歪了喷在大明右手上,令满手都沾满了白色乳汁,便随手拿起骆生的裙子去抹。
  大明无意中见到骆生的桌子上有两枝铅笔,灵机一触,便拿来当夹子般去夹骆生的乳头,首先夹住骆生左边那粒黑乳头的根部,只见大明略一用力去夹时,那粒乳头便被夹到鼓了起来,乳头呀、乳斑呀、统统都凸起,还由于充血而变成了深红色。
  大明这时好像挤牙膏般地用那两枝铅笔一边夹,一边往上拉,那粒充血的红黑色乳头便越鼓越大,只见剩余的奶汁像强力喷水器般地直射而出,射到六、七尺高才落下,场面壮观到好像下雨一样,弄得满地都是白色的乳汁。
  大明把这样动作重复了四、五次,直到把骆生左边的乳房捏干为止。
  由于那乳头经过数次充血,最后它的体积竟胀大了一半有多,本来黑过墨汁的乳头变成了紫黑色,乳首则因射奶而变得浅红色,就像一个直径一寸的小肉球般长在一条发紫的肉棒上。
  大明又再拿起照相机,准备替骆生拍半身像了。
  其实骆生的一对乳头绝不美观,又大、又黑、又长,又长满了白乳斑,似足了一条乳牛哩!但这时只见一粒黑色的和另一粒因被夹而发大呈深紫黑色的互相并在一起,倒是双映成趣。黑色的硬梆梆挺高,紫黑色的则因工作疲劳而垂了下来,这两粒乳头再衬上骆生那雪白得反光的平坦胸部时,更觉可爱抵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