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兄妹乱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938


.
  爸爸妈妈回据险老家去了,叫她来看家。一百三十多平米的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王永平整整一夜没睡着,
她抬头看了看墙上钟表指针正好六点,王永平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浓密而又飘逸。


  现年22岁的王永平,比她姐姐王永华略高一点,身材非常健美。鹅蛋型的脸上五官清秀,水汪汪的双眼黑白分
明,两道细长的秀眉,弯弯的斜指发鬓,鼻子挺直端正,两片红红的充满诱惑的红唇稍微厚了一点,但由于嘴巴很
小,于是便组成了一副性感的小嘴。


  她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有些陶醉了。自己的身体凹凸有致,优美动人。小腿绷的很紧,两片滚圆的屁股上
下一扭一扭的,使得胸前的乳峰挺得很高。两条白生生大腿、丰满而浑圆。显露出浑身洋溢着一种挠人心魄的魅力,
王永平骄傲的挺着她那高耸的前胸。


  王永平陶醉于自己的身体,没有注意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等她发现来人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已经被紧紧的抱
住了。


  来的人是王永平的二哥王永乐,王永乐早就对美丽的妹妹感兴趣了,他知道父母回老家了,家里只有妹妹一个
人,所以就急急赶来了。


  王永乐把王永平的双手背到头后捆起来,然后再把她的双腿叉开捆绑在床上。王永平扭动着被捆在床上白羊似
的玉体,竭力想不让哥哥得呈,可是四肢受制她那能挣的脱,接着她感到王永乐的手开始向下摸去。「啊」王永平
惊恐的叫了起来。


  王永乐脱下了的长裤,王永平感到下体一阵阵冷冷的感觉。王永乐淫笑着拉住王永平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王永
平的神密部位露了出来,由于王永平的双腿是被并着捆着的,所以王永平那浑圆的玉腿根部仅可见一丛又浓又黑的
软毛,覆盖在王永平肥厚的阴阜上,王永乐淫笑着,用手捂摸王永平那两条光洁白皙而浑圆的玉腿。王永平已经昏
死过去,她的胸前那两棵高耸的乳头就像两个两个红点。


  「好妹妹,你真是太性感了。」王永乐说着手不由自主地摸像王永平那雪白高耸的乳房。粉色的乳晕高出乳房,
鲜红的乳头尖尖的圆润而润泽,尖挺上翘。一会又拨弄着她那鲜嫩突出的阴户。


  王永乐淫笑着来到王永平被打开的玉腿根部蹲下,仔细观察着王永平的阴部。王永平羞愤的闭上美目,眼泪止
不住的流了出来,王永乐淫邪的盯着王永平被打开的玉腿根部。只见王永平的玉腿根部,阴埠不高不低,向上微微
抬起像一个婴儿的拳头,一丛浓密的黑色软毛覆盖在肥厚的阴埠上,那软呈倒三角形分布,顶端廷伸到她两腿之间,
在不到阴唇三分之一处消失不见,阴唇间部的阴毛呈淡淡的黄色,她的阴唇很厚实,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贴在一起
呈淡淡的粉红色,王永乐淫笑着翻开王永平的两片阴唇,两片薄薄的小阴唇半掩着嫩红的阴户,王永平的阴户干干
净净,红嫩的阴道口的内侧方罩着一层层薄膜样的隔层,王永乐高兴的淫笑一声,他知道了妹妹还是一个漂亮的处
女。


  他的鸡巴一跳一跳的十分粗大而硬挺。王永乐走到王永平大腿中间,将鸡巴对准王永平那鼓胀而嫩红的阴户,
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王永平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王永平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
到哪里,王永平哪里就微微鼓起。


  王永乐同时用手盖住王永平那对耸起的乳房,揉搓起来。他的屁股一挺一伸,很是用力。王永平竟然开始迎合
他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王永乐酒瓶粗细的肉茎。王永乐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
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王永平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水的增多,他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
性快感从他的鸡巴扩散到全身,王永平则娇柔的在他身下喘着气。他低头看着自己鸡巴奸淫妹妹的样子,这让他更
加的兴奋。


  王永乐兴奋的叫着:「好妹妹!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么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来!
「他干的更猛了,王永平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王永乐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他的鸡巴撞击着王永平
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王永平只能被动地让他操,让他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他爬在王永平身上紧紧搂住她,
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王永平的阴道。王永平能感觉到他_ 的鸡巴的抖动和
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王永平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王永乐休息了一会,就趴到王永平的阴户前,张开嘴,顺着王永平突出圆润的阴阜分开那浓密的阴毛,吧唧吧
唧,将大阴唇、小阴唇舔吃个遍。扒开阴蒂的上盖,叼起那棵紫红色阴蒂细细咀嚼着。最后将舌头深深探进王永平
那娇嫩鲜红的阴洞里,猛吸。只见他那刚才已经萎缩耷拉的鸡巴,又迅速的勃起了。此时他的嘴已经舔向王永平那
粉红色的肛门,那菊花样的肛门已经被玩弄的十分松软。王永乐把肛门撮得突起外翻,他这时抬起身再一次把挺起
的鸡巴,插进去。这次是王永平的屁眼,王永乐全力抽插着……又是一会儿,他又射精了。


  王永乐粗糙的大手一次次从王永平光洁的玉腿上滑过,然后他蹲下来摸着王永平的玉腿内侧,用嘴继续吻住王
永平阴埠上浓黑的阴毛吸舔着。然后用双手扒住王永平的两条玉腿内侧想将手指楔入王永平玉腿根处的中间。王永
平屏住呼吸,绞紧了双腿。


  王永乐搭好了一个临时的门框形架子,将王永平拖到架子下,将她的双手并住吊在一起,把绳子晃过横梁一拉,
便将王永平吊起地面。然后攥住王永平的一条腿用力向两边分开。」啊「王永平惨呼一声她的玉腿被打开了,最宝
贵最神密的部位再次清晰的呈现出来,王永乐将绳子捆在两侧木架上,只见她高耸浑圆的双峰,不堪一掬又充满弹
性的纤腰,修长的双腿,一身赛胜冰雪的白嫩肌肤,确是迷人之至。


  王永乐淫笑着脱光衣裤将早已勃起的粗大阴茎伸向王永平被掰开的玉腿根部。」不,哥哥!「王永平扭动着想
狭紧双腿,王永乐淫笑着将阴茎顶在王永平的阴道口,然后双手搂住王永平的裸背,猛的将阴茎插入王永平干涩的
阴道。


  」呀——「王永平头猛的仰起,她的处女的阴户已经被哥哥弄得又红又肿,再次被插入,她感到下体的巨痛一
下子扼住心头,她的胴体猛的震颤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极其凄历的惨叫,她感到一条巨大的毒蛇粗暴的钻进
了她的下身,在她里面不停的搅动。王永乐粗暴的用嘴啃吸着王永平那粉红色的乳头,双手猛搂着王永平的玉臀不
停的将王永平的臀部拉向自已,阴茎与王永平的阴户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王永平无助的被吊在架子上,每一次的插入都令她感到撕裂般的巨痛,她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玉腿的根处流出,
她咬着牙忍受着。一条细细的红线从王永平那被分开的玉腿根部慢慢流出,顺着王永平白洁光滑的玉腿向下流,王
永乐喘着粗气用力将阴茎捅入王永平的阴道,王永平痛的粉腮铁青,柳眉与小巧的鼻子紧皱在一起,由于王永乐一
次次将他粗长的阴茎插入她狭窄的阴道,她的整个被绑着的身子一阵阵晃动着,两只丰满的乳房也随之晃动着,被
拉开紧吊着的左臂传来阵阵牵拉的痛疼,鲜血也从她白皙的左臂上渗了出来。


  王永乐野兽般地在妹妹的阴道内冲刺旋转,王永平阴道因初次人道而紧缩样的痉挛,令王永乐异常的兴奋,一
次的撞击冲刺令架子也格格作响和晃动,王永平只觉得下阴像被撕开样,巨裂的疼痛使她忍不住的失声痛叫,她秀
美的脸被细密的冷汗所湿透,秀发一缕缕的被冷汗粘在白净的脸上,突然王永平感到王永乐极其用力在她体内一阵
猛烈的晃动,她感到王永乐的阴茎似乎在跳动,一股热流迸射入她阴道的深处。


  王永乐满足的从王永平的下身抽出,看着被王永平破瓜的阴血粘红的阴茎淫笑道:」好妹妹,真的不错,好爽。
「王永平感到下身一阵刺痛,美目中的泪水再度滴落。王永平的下身血丝浑和着精液像拉丝样从王永平的阴道中流
出来,王永乐淫笑着看着王永平的阴部再次蹲下来用手各拉住一片粉红色滑溜溜的大阴唇,向两侧打开,粘着污物
冒着热气的娇柔洞穴露了出来,随着王永乐的拨出,王永平下体肌肤良好的弹性使王永平被扩张的阴道马上恢复了
原形,她的两片娇艳的小阴唇紧紧贴在阴道口。


  王永乐将手抻到王永平的档部,在她的阴部使劲摩蹭,用力揉搓王永平的阴蒂,然后邪笑着拉开王永平的两片
阴唇用力将两只手指硬生生插入王永平的阴道,并在王永平温热的阴道内抠挠起来。


  」啊——「王永平撕心裂肺的惨叫,她赤裸的身子凄惨的在架子上扭动着,竭力而又徒劳的想并拢双腿。王永
乐淫笑着继续他们的暴行,那名将手指插入王永平阴道内的王永乐淫笑着,欣赏着王永平因痛苦而向后仰起的俏脸,
将双手从王永平玉背后抻过搂着,捏着王永平那两只丰满尖挺的双峰。王永平白皙、均称、细嫩的胴体在架子上泛
着揉和的光泽,因为痛苦和羞愤,她的呼吸变的急促和沉重,她的双峰、腹部,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着。


  王永乐淫笑着,将插在王永平阴道的手指向两侧拉开。」哦——「王永平垂下的头猛的仰起,一股鲜血再度从
王永平充满精液的阴道内流出,王永乐挺起再次勃起充血而硬硼硼的阴茎,双手将王永平的两片大阴唇拉开呈」圆
「形,然后狂叫着将阴茎捅入王永平带血的阴道。


  」啊「王永平凄惨的惨叫起来,她的手紧紧抓住捆着她手腕的绳子,玉腿内侧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着。


  没容王永平喘口气,王永乐将一个粗大的塑料假阴茎插进她的菊门,王永平凄历的惨叫着,她感到下体一阵阵
撕拉样的阵痛,接着她感到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折磨持续到傍晚时分,王永平白玉也似的裸体软软的挂在架子上,玉腿间满是污物,被分开的腿根的地上积起
了一大滩红白混合物,王永平的头低垂着她已昏了过去,王永乐也不知操了妹妹多少次,自己也累得坐倒在地上吃
过晚饭,王永乐将王永平面向墙壁倒吊起来,将她的双腿分开捆在墙上,王永乐亲手用冷水冲净王永平的阴户,他
用手扒开王永平的两片紫红色的阴唇,用舌头舔吸着王永平那大阴唇根部的小小肉芽。


  王永乐淫笑着拿来一根细竹条,挥动着条抽向王永平的玉背,王永平光洁的玉背立即起了一条血横,血从中渗
出来。接着,永乐淫笑着分开王永平的两片大阴唇将它们翻开,贴在王永平洁白的大腿上,手中的竹条呼啸着猛抽
在王永平的阴户正中。


  」啊——「姑娘一声凄历的惨叫,她那白天惨遭暴奸的娇柔的阴唇被打裂了,血从擦干净的阴道口流出来。


  」啪啪啪「细竹条一下下抽打在王永平的阴户、玉背和玉腿内侧及两片阴唇上,王永平的阴户、玉背、阴唇上
充满了一条条刀割样的血条,渐渐的,王永平失去了知觉。


  王永乐将一桶冷水慢慢的倒在王永平那被拉开的下身,王永平被冷水一激慢慢苏醒过来,王永乐淫笑着拿起王
永平先的白色内裤,揉擦着王永平那染血的阴部,直到白内被变成红内裤,王永乐淫邪的笑着,将染血的内裤伸到
王永平眼前,道:」妹妹,好吧?」王永平吃力的抬起头骂道:」禽兽,你还是我的哥哥吗,等着吧,爸妈回来饶
不了你。「王永乐被王永平骂的脸色铁青,淫笑着摸了摸王永平那两只丰满高耸的乳房道:」小平,警察我都不怕,
还怕爸妈吗?!「说完,狞笑着左手捏挤住王永平的左乳使王永平的粉红色乳头向外突出,然后淫笑着用右手从兜
里掏出一只打火机」嚓「一声点燃狞笑着将打火机放到王永平乳头下,用火焰烫王永平的乳头。


  」啊——「王永平的胸肌猛的缩紧了,她赤裸的身体凄惨的抖动着,挣扎着。王永平粉红色的乳头被火烤起了
一个个小水泡,水泡慢慢吹大然后破裂,淡黄色的渗出液从乳头上流出。」说不说。「王永平痛的俏脸惨白,她的
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但仍没有开口。王永乐看了看被火烫起水泡的乳头狞笑着将用火去烫王永平那淡红色的乳晕。


  」啊——二哥,我受不了了,啊——「王永平的身子猛然挣扎了一下后晕了过去。


  」哗「冷水再度泼醒王永平。」怎么样,还要告诉爸妈吗?!「王永平没有出声。王永乐捏住了王永平另一只
乳房,王永平痛苦的闭上美目准备忍受痛苦的再度来临。


  但这次王永乐并没有烫她的乳房,王永乐捏了一会突然站起来,他来到一张木台上从台上拿来一根针,回到架
子旁边用布条裹住针尾,然后在王永平眼前晃晃道」小平,我要把这根针将刺入你的阴蒂。「说完在王永平眼前打
着火机将针放到火上,针慢慢变成红色。


  王永乐淫笑着拿开火机道」想好了吗?」」好哥哥,我不敢了。「王永平哀求着。


  」不敢了?不行,还是要让你尝尝这针刺阴蒂的滋味吧。「王永乐用毛巾擦干净王永平阴部的血迹,找打王永
平那两片被抽裂的大阴唇,沿着大阴唇找到被大阴唇皱壁粘膜包裹的阴蒂,他淫笑着翻开大阴唇的皱壁粘膜,使王
永平那粒亮晶晶粉红色的阴蒂全裸露出来,用手指刺激使王永平的阴蒂勃起来。王永乐淫笑着将烤红的针尖,对准
王永平的阴蒂慢慢慢慢的刺进去。


  」啊——「王永平撕心裂肺的长长惨嚎一声,经过了一夜捆吊折磨,王永平又已昏过去,王永乐解开捆着王永
平双腿的绳子,将王永平的双腿向两侧拉开,王永乐拿起一根木棍,狞笑着将木棍的尖锐部对准王永平的阴道狠狠
的捅了进去。


  」啊——「王永平发出一声极其凄历的惨叫,她的身子猛反弓了起来,双手竭力想去拿开插入她体内的竹管,
挣扎的刑橙咯咯作响,大量的鲜血从王永平的阴部流出,王永平的整个下体被木棍的插入而撕裂开来,左侧的那片
阴唇被毛糙的木棍夹插着陷了进去,阴唇的根部粘膜皱襞完全被拉扯了进去,右边的阴唇则紧紧贴在竹管上,挤压
着翻开来,鲜血一股股的从王永平阴道中涌出来。


  王永平此时已说不出话来,她的两片嘴唇苍白的颤抖着,两只眼睛似乎要突出眼眶内眦因为极度的疼痛而被撑
破了。


  王永乐惨无人道的狞笑着将木棍继续向王永平阴道内捅,大量的鲜血从竹管的尾部喷射出来,王永平双目圆瞪
着,赤裸的玉体已不再抖动,一切平静了下来,王永平感到巨痛已离她而去,她渐渐陷入一个无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