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胯下之人妻兰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697


  有些女人的外表是强悍的,强硬的作风,犀利的眼神,因此,也被冠以女汉纸的称号。即使她们拥有姣好的面容,魔鬼的身体,也会让男人望而却步。但身体的结构注定让女人本质仍然是个『受』,困难来临时,软弱是她们最好的表现,也是攻陷其的不二良机。

  兰向来以女汉纸自居,其实从外表看,她曾经是个萌妹纸,只是年龄的增长,让记忆越来越多地留在了脸上,但身材仍然诱人,尤其是胸,属于喜欢的上翘类型,与曾经遇到的一位人妻姐姐颇为相似,而且腰臀比堪称黄金比例。每当她迈着小步从眼前咯过时,总会偷偷地看那扭动的起伏。有时候还会想想,如果背入,肯定不错。不过也只是想想,她平时的表现实在无法调起胃口,毕竟那点事还是需要情调的,太硬的女人实在不对自己的口味。

  兰有个男朋友,个子挺高,走路晃晃的,粗线条,而且两家距离也不远。高低搭配,在男友的面前,颇有点小鸟依人的味道。但接触了就会知道,其实攻守双方是与身材成反比的。

  无论大事小情,兰是发号施令的领导,她的男友也不在意,也落的个省心。

  这种情侣组合,其实还是蛮多的,甚至有一段不知道咋的了,连续看到类似的配对,真不知那些170左右的妹纸做何感想。

  平时与兰的接触不算多,虽然是同事,但感觉没什么可以交流的,只是必要的接触而已,不深不浅。兰的性格强硬,常以女汉纸自居,在公司经常会得罪人,管理着一个设计小组,让她更有上者的感觉,男人在她的面前并不高大。有时候在想,也许跟她男友的宠爱有关吧,女人有时候太宠了并不是件好事,必要的打骂还是要的。

  日子就这一天天的过去,我俩就这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许没有意外的发生,永远不会有交集。但上天总是会给人一些小意外,就这样,借着看起来很正常的小事,我再次印证了那个观点,女人的本质是软弱的。

  兰的女友出了个小事故,其实并不大,就是把腿给碰了,并不严重,只是需要休养一段日子。在这段时间内送不了兰上班,相反,还需要兰的照顾。开始的几天,兰忙的不可开交,生活工作出现了大撞车。明眼人轻易地能够看出,兰明显呈现老态,眼圈经常黑黑。毕竟还存在着扶着男友半夜上厕所的可能性,身材的差距,让照顾平添了好多困难。

  兰的家与我的小窝距离较近,仅仅相隔一条大街,但平时很少往来,这样的女人我反正是不太有更多的来往。但男友受伤后,兰不得不打车或者坐公交,原因很简单,她竟然不会开车,本来上过驾校,但女汉纸的风格让驾校的教练头疼不已,驾驶狂怒症也让她心安理得坐着副驾驶,享受被接送的感觉。但当男友受伤后,问题就来了,习惯的享受让她很难适应抢出租或者挤公交的纠结。

  生活的不方便,导致兰的工作出现了好多问题,老板发现兰最近的设计出现了好多瑕疵,就找她谈了谈心,原因找到后就需要解决之道。老板知道我俩家离的很近,就提议让我帮忙接送下。毕竟是老板,虽然内心不愿意,表面上还是大方的同意了。

  一来二去,与兰的关系近了起来,虽然在公司还保持着原有的关系。但路上经常会聊聊天,扯扯八卦,有时候还会开些小玩笑。工作的压力让兰偶尔展现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小女人。尤其是这段照顾男友,身心疲惫让这个小女汉纸多了些女人味。女人么,终究是女人,没必要把自己的变的那么硬。

  兰的男友回家了,一则更好的休养,二他家那有个项目。虽然不舍,但兰还是同意了,毕竟照顾的压力让这个女强人有点承受不了,她可以借这个机会喘口气,休息休息。

  兰是个爱吃的女人,收入的大部分都用来买各种美食,尤其是甜食,更是每天不断。在家里也是男友动手,她负责吃与评价即可。馋嘴的女人在性上也有着面对诱惑的无力感,上面的与下面的有着某种特定的联系,馋可不单单指吃盘中的物事那么单调。

  也许是好久没有吃顿大餐,也许是感谢,也许是想尝尝我的手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兰突然造访我的小窝,带着疑问,把兰请进了客厅。例行的寒暄后,了解了兰的来意,本来应该出去吃饭,但我正在做饭,兰也希望吃我做的红烧排骨,就这样,与这个女人来了个情侣『套餐』。席间还说了很多平时不谈的话题,也许是肉刺激了激素的分泌,也许是那并不纯正的红酒让兰的身心放松下来,小女儿的红晕和幻想竟然出现了兰的脸上,意外,也在情理之中。即来之,则安之,欣赏,或者说观察是我的癖好,有这么一个经典的实例放在眼前就好好地研究一番好了。

  酒足饭饱,跟兰坐在沙发下东家长李家短的随意聊着,话题最后还是回到了现实。我这才发现,兰对她男友的病情非常担心,生怕会影响到以后的生活。劝慰是本人的强项,引经据典,分析原因,经过不多时的废话,兰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不再那么担心,只是靠在沙发上,眼睛有点失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真的没事么。』『不会有事的,休养一段,然后科学的恢复,什么影响都不会有。』『那就好。』『嗯,你多虑了。』『呜……』兰竟然抽泣了起来。

  送上纸巾,兰并没有接下,继续靠着沙发,身体有节奏的抽动。我挨着好旁边坐了下来,仔细看着她。

  兰的身体已没有了以往的霸气,柔弱是此时的定义词。

  『想哭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受了。』『嗯。我可不容易了。』兰开始抱怨。

  『公司那么忙,还要照顾他。』『确实,这段也真难为你了。』『我只是个女生啊,我可难了。』你特么还知道自己是个女的,平时装的那么硬气,说话很少给同事留面子,碰到事就开始装熊了,真会装。不过话说回来了,女人天生就会装,不装怎么能叫女人的。

  突然间我想抱抱兰,可能是天生的喜欢帮助弱小,虽然只是暂时弱小,也许是那一抹颈白诱惑了刚刚填充了足够能量的邪恶。

  轻轻地把左手放在兰的右肩,右手轻轻用指腹拭去眼部的泪水。

  『过去就好了,一切都会到最初的。』『嗯。』就这样,轻轻地抚摸着兰的小脸,嗅着身上散发的香气。兰并没有看我,一双小手只是下意识的摆着各种造型。我想把手抽出来,兰突然间幽怨地望了我一眼。会懂了她的心思,手离开了泪水的痕迹,改换到她的小蛮腰,还有已经不再粉嫩的小脸。

  不知什么时候,我俩开始对望,只是简单地对望,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但一股暧昧气氛却逐渐升起,温度随着时间的流失而上升。

  后来才知道,兰的男友在那些事上仍然延续着粗线条的风格,直接了当,缺乏情调。虽然兰内心很是不满,也希望有韩剧的浪漫,但男友前的骄傲岂是轻易放下,就这样,两人保持着并不和谐的性生活。这感觉无奈,也更可悲。

  慢慢地,我慢慢地靠近了兰,明显的抖动让兰的嘴唇一张一口,好像在呼唤着罪恶的早日来临。

  就这样,距离在以毫米级的拉近,那一刻,兰噔大了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些,双手猛地搂住我的脖子,小嘴用力地向我咬来。

  好甜,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带着激动的颤抖,似乎兰的吻技并不高超。想想也是,她的男友估计很难会来次法国深喉吻这样高难度的浪漫大招。

  她吻着,机械地抓着我的脑袋。我可不会像那个笨蛋一样,一步到位,享受生活才是我的最爱。

  摸着兰的双肩,一次次地从后背划过,量变到了质变。兰彻底软了下来,无力地靠在我的身上。我决定『吃』了她,我想她此时也希望能希望来场暴风骤雨。

  但我不想那么快,控制节奏,控制温度,有利于身体健康,也会让游戏变得有趣起来。

  离开了兰的小嘴,她大口地呼了一口气,紧接着发出啊啊的呻吟。

  我则顺着脸向着脖子移去,她可真香。

  我本人特别喜欢女人的体香,选择女人时,体香是排在前三的基本要求,兰的体香很淡,像时有时无的味道却最是醉人。

  吻兰的脖颈时,兰的反应很强烈,也许这是她的G点。我稍微用了下力,吻着,用鼻子蹭着,兰不再抓着我的头,而且是紧紧地我的肩膀,似乎怕我突然间离开她。

  手不再在外面做着诱敌的骚扰,轻轻地拉起兰的上衣,摸着曾经有过YY的后背。只是BRA的带子感觉并不强烈,但我不着急。急色,只能让前功尽弃,女人是需要人爱的,一个懂女人的男人才能让女人自动抛掉终日挂在解上的面具,投入到欲望的旋涡中,不再浮起。

  兰那天是一身运动打扮,这个女人平时很注意锻炼,健身是她的爱好,即可以有个好身体,也是维护她女汉纸形象的物质前提。兰的BR是黑色的,带着蕾丝花边,伴随着我不懈地的抚摸,肩带变松,扣子也掉落下来,但仍然坚持为她挡住那份尊严。

  我用手指从她的后背用力擦过,兰配合的稍微大叫了声『啊。』似乎会懂我了意,兰把肩稍微地合上,以方便我解决最后的那个钉子。

  伴随着肩带的掉落,兰好像把某件东西放了下来,开始反击,用小舌头舔着我,虽然技巧基本无,但情欲的感觉让所有的毛孔都舒爽的张开。

  空气口传来了一阵骚味,提醒着我该改变进攻的重点。是时候品尝下那对翘胸了。

  兰的胸是上翘的,自然的上翘,有着明显的弧形,平时走路时挺胸抬头,尽显风光,让公司的男人不仅背后指点,评论着它的风采。而我曾经有过一个这样的女人,虽然只经历过她一人,但结论就是这种女人,浪漫,爱幻想,而且情欲尤其地高涨。

  兰是同样的女人,还是意外呢?

  我并没有多想,信心让我决定向高峰冲去。

  手嘴并用,分别向兰的嘴进攻,既享受更好的回报,也能避免不必要的下意识反抗。

  在这其中,并没有脱掉她的衣服。女人么,有时候还要留些面子的,如果太急,会事得其反。此类教训,时刻提醒着负责历史颇多的自己。

  真的很翘,虽然看不到形状,但凭着手感,我确定它与想象中并无明显的差别。

  先外后内,时摸时擦,时抓时合,压挤交换,远近不时。不多时,兰有点爱不了,不再接受我的吻,而是把脸留给了我,嘴下意识咬住手指,双腿开始分开让我更好的压在她的身上。

  得加加温了,一只手还是不够的。双手齐举,变揉为抓,力度也逐渐变强。

  兰诱人的哼声,也开始变了大了起来。

  『啊啊啊』呼吸急促,两只长腿,张开,合拢,空气中淫水的味道更浓了。

  是脱掉上衣的时候了,用力一举,连同黑色的胸罩,都被扔到了沙发的一边。

  把那对玉乳往中间一挤,我开始大力的吸吮起来。

  嫩,香,是当时的感觉。亲,咬,揉,拉,十八般技术全部上场。兰的声音更大了,大腿敲打着我,似乎在催促我加快速度。

  换了个姿势,把兰抱在我的腿上,这个姿势是对付娇小女士的利器,方便,攻击点也多,最重要的是节省体力,避免不必要的提前消耗。

  兰想与我更近点,脱掉我的衣服,我并没有阻止,也没有帮助,让她自己去完成这一过程。脱衣服的动作展现出兰的强硬,有力,迅速,毫不迟疑。

  兰,一个很有意思的女人,这个时候还想幻想着当她的女汉纸。不过,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略微分开了兰的双腿,手指感触气味的来源地。

  她已经动情了,温度和潮湿已经告知,可以总攻了。

  但这还不够,要彻底摧毁她的面具,还需要继续等待。

  当时已近近夏,兰只有一条运动裤遮挡最后的圣地。

  用手指轻地在阴户位置划过,轨迹也只有单调的上下,但效果却出奇的好。

  兰开始舔嘴唇了,当我的嘴离开时,用手抓住我的头,好像久渴的人,需要持续地补水。

  味道又重了一份,兰不再接吻,而是用力抓着我的肩膀,双腿夹紧我的手指,不想让被继续的升温。

  沙发的旁边是个床,平时用来午睡。最重要的是离沙发近,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由沙发到床这段时间的热度损失。

  思考片刻,迅猛是首次攻击的战斗方式。

  无预兆地把兰抱起,猛的放在床上,让她没有思考的时间。而此时的她,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生理的特点让女汉纸也得服从自然规律。

  几下脱掉兰与我的多余之物,把兰的双手压住,略微瞄准了桃源,沉身一入,快感急速地袭来。

  『啊』。我和兰同时发出畅爽的啊声。

  兰的阴道很紧,至于原因不得而知,也许是房事不多,也许是她男友的家伙不利,但不重要,快感才是此时追求的唯一目标。

  『啊啊啊……』兰在冲击下,摇着头,手想挣脱我的束缚,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配合地前后挪动真爽啊。平心而论,作为单纯的女人,兰还是有相当的诱惑,只是平时的作风让我远离而已。

  而床事时,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女人的,即使单纯的肉欲喜欢,也足够了。

  换了个姿势,把兰的腿放在肩以增强她的快感,同时这个姿势,也让我不至于早点交枪。只是不能再压着她的双手,也罢,抓着双胸好了。没有衣服遮盖的双胸是那么的漂亮,已经向黑色转变的乳头硬硬地挺起,上翘的乳房此时还在努力维持着她的骄傲。

  『啊啊啊』。兰继续地叫着只是头努力试图看清是什么让她如此舒爽,可惜,快出的进出,让她难以如愿。

  『慢点,轻点,啊啊,慢点,有点受不了』兰的反应很强烈,不再看我,只用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小臂,眼睛闭上,头发也散乱了下来。

  又有感觉了,同时,不想用一个姿势结束这场爽事。

  拔出的瞬间,兰,愣了下。

  『怎么出来了?』我没有回答她,把她转过去,开始我喜欢的背入。

  啊声再度袭来,兰用力的抓着床单,结实的臂部在冲击下也有点冒汗。

  真想用这个最喜欢的姿势结束,一直以来,背入是我的最爱,与臀部接触的感觉最让我着迷的。

  需要加点料了,感觉到桃源的温度火热,我开始抽打兰的屁股。

  由于长期的锻炼,兰的屁股很结实,颇有弹性,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一方面这样做是我的喜好,二,也可以让这个女汉纸早点放下身体,成为我的胯下之臣。

  不出乎意料,兰的反应更加起来,啊声又大了一分。

  过了许久,有感觉了,兰企图抓住我的腰,但没有得逞,她有点着急了。

  『快点,你再快点。』我加快了速度,手上也加了力度。看样子,这个女人果然很喜欢打屁股,SM的潜质清晰可见。

  但是,我不能用这个姿势结束。因为背入的问题在于两者不能直视,如果是熟悉的伴侣还好,如果是初次,会让女人有借口逃离男人的魔爪,至少可以在心里上说服她们自己。

  正面相对才能让她们直面发生的现实,我用力脱离兰的身体。

  兰头转了过来,问了句『怎么了』『转过来。』我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

  『嗯。』当兰转过的瞬间,我直奔已经水流不止的蜜洞,发起最后的冲锋。

  兰用力的夹住我的腰,手死死的抱住我,期盼着那一刻的到来。

  不知多久后,热流终于奔向了桃源的最深处『啊!!!』兰和我用力的夹紧,扭动,最大限度的享受这幸福的时光。

  自然规律的作用,让伸缩棒回到了最初,兰的呼吸也平缓了下来。我们都没有动,就这样安静地抱着。

  最后还是我抬了头,看着这个以尤物形象出现在面前的女人。

  兰与我对视,没有说话,距离再次拉近,我俩开始深吻。没有多余的技巧,只有缓缓地吮吸。

  兰并没有起身,收拾战场,我也没有起来清理。拉过床上的被子,盖在了身上,兰很乖巧的钻到了我的怀里,像个小孩似的,把腿放在我的双腿之间,只是双手紧贴我的胸膛,不再出声。

  安静,这时的我才开始有时间细细品味这段突出其来的幸福。

  真没想到,会与她发生如此之事。整个过程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丝毫的阻碍,兰一点反抗都没有,有点让我意外。

  看着怀中熟睡的兰,我也不想想太多,开心就好,每天带着面具的生活,让我也少了多余的心思,就这样,也实在困了,先睡会再说。

  睡梦中,下体传来轻轻的快感,睁眼一看,兰在亲着已经再次硬起来的长枪,很小心,很细心。

  看到我醒了,兰有点不好意思,把头低下,认真地做着她此时的『工作』。

  『上来吧』『嗯』兰爬了下来,压着我,但并没看我,只是用她的蜜洞去寻找罪恶之枪。很笨拙,她没有如意的实现二合一。

  兰有点着急,把嘴放在我的耳边,轻声道,『你帮帮我』我只是一笑,吻住了它,同时帮助她实现了对接。

  足够的休息让电力十足,积累的技巧也兰再次发出醉声的声音。

  兰突然间把放在她腰间的手,推到了她的屁股上,同时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脖子边。

  还想让我打她的屁股?

  我第一时间想到。

  应该是。

  确定后,抽打与插入再次在这个曾经的床上女王,虽然只是她男友的女人身上奏起。

  『嗯嗯嗯』兰配合了起来,嘴在我的肩膀,脖子和胸上不时地留下痕迹。

  又是一次内射,兰在那一刻似乎在叫着我的名声。还好,家里的隔音不错,要不,传出去可就有意思了。

  正常后,兰没有让我下床,问了问厕所的位置,就奔了出去。

  望着那翘殿的晃动,还有那不时的乳尖飞过,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五六分钟后,兰清洗完后回来了床上,帮着我收拾战场的凌乱,不时的看着我,又害羞的低下头,好像她是我的另一半,而不是别人家的女王。

  收拾完后,兰搂住了我的脖子,夹住我,把嘴放在我的耳边,开始与我说起悄悄话。

  『喜欢我么』呃,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你喜欢温柔的女孩。』我没有出声,冲她笑了笑。

  『但是我喜欢你。』说完兰把头放在我的胸前,紧抱了我一下。

  这个时候我应该做点什么,把兰的头移到了我的面前,吻了起来。

  『嗯。』兰闭上了眼睛。

  抚摸着兰健康的身体,享受着她逗皮的舌头,我的思路有些短路。

  『你个坏人。』兰用手指捅了下我,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我的心跳。

  『我饿了』我一看,天已经黑了,该吃晚饭了,而且经过二次战斗,我也需要补充能量了。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锅包肉,辣子鸡丁,水煮肉片,回锅肉……』兰熟练地报着菜名。

  真不愧是个食肉动物,我有点擦汗。

  『好。』起了身,洗了把脸,直奔厨房,看样子,收拾这个女人还真得用点绝活。

  锅包肉,水煮肉片,扒丝地瓜,海鲜蛋花汤,不多时就出现在餐桌上。

  闻到了香味,兰不等我盛饭就开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你的厨艺真不错。』『那就多吃点。』被人夸奖的感觉很不错。

  『那我能经常吃你做的菜么。』兰看着我,眼睛调皮的眨着。

  一语双关啊,还真是个小妖精。

  『没问题,只要你有空,我随时奉陪。』我拍着胸脯。

  饭间无语,饭后的兰没有离去,而是像女主人一样,打开电视,看喜欢的韩剧。

  女汉纸喜欢韩剧,真有意思,也许这才是女汉纸的真面目吧。

  夜深了,该入睡了。兰看了看我,没有多言。

  抱起再次瘫软的兰,走向了卧室。

  当灯光不再,窗帘落下,兰主动的脱下了衣服,像条小狗似的讨好她的幸福之棒。

  看着身上卖力的兰,即使带着能否三次出水的隐忧,我还是决定再给她一次『幸』福。

  只是这次,已经没有前两次更多的温柔,足够的前戏后,咬,抽,打,抓,主人似的命令不时的向曾经的女汉纸袭击。

  而醉人的温度告诉我,兰是喜欢的,甚至于深爱于此。当我问兰是否喜欢被操时,她果断的大声回道。

  『喜欢,特别喜欢。』『喜欢什么。』『喜欢你操我,喜欢你打我,别停,再用点力,好舒服。』由于知道兰的男友短期不会回来,也不用担心在她的身上留下的红印。

  啪啪的声音让兰更加放松,以至于最后她跨到了我身上,生涩地小兰坐莲。

  担心变成了虚无的快感,兰再次得到了她想要的回报。

  当长夜继续,睡意涌上,兰最终脱下了她的面具,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的女人。

  本楼字节数:15671

  【全文完】